阅读历史 |

第28章 乐园(1 / 2)

加入书签

28

桃源兵马俑卫平野复活, 当街吸崽,冒犯小陛下,被现代游客当场抓获。

有视频为证!

卫平野抱着容容, 颠颠他:“小陛下来啦。”

容容窝在他怀里,伸出小手, 想找一个能抓的地方,好让自己坐得稳一些。

可是卫平野身上的盔甲太光滑了,容容扒拉了两下, 没抓住。

卫平野笑了一下, 握住他的小手,教他抓住头盔上的革带。

容容坐稳了, 扭过头,看看周围越来越多的游客,小小声地问:“爷爷, 你要不要开始工作啦?”

“要啊,爷爷要开始工作了。”卫平野瘪了瘪嘴, 语气委屈, “不能陪小陛下一起玩了。”

容容也一脸哭哭:“爷爷拜拜……”

卫平野抱着他,伸出手臂,要把他交给成公公。

成公公刚准备接,卫平野又把小陛下抱回来了。

又伸出去, 又又抱回来, 又又又……

杨辨章表情复杂,喊了一声:“卫平野。”

“噢。”卫平野应了一声, 最后一次把小陛下抱回来, “小陛下, 要不然爷爷跟老板请假, 陪你玩,好不好?”

容容眼睛一亮:“好!”

“那爷爷请假,就没钱给小陛下买喵喵牛奶了。”

“爷爷,没关系啦,容容……”

卫平野听到的:爷爷,没关系啦,喵喵牛奶和爷爷,容容选爷爷!喵喵牛奶不值一提,容容只要爷爷陪容容玩就好啦!

卫平野抱紧他:“爷爷滴贴心小孙孙。”

下一秒,容容认真地说:“我在‘狐狸院’天天都喝喵仔牛奶,已经喝到不爱喝啦!”

卫平野:“……”

原来是因为这样吗?

卫平野拍拍他的小屁屁,瘪了瘪嘴:“走吧,请假去。”

容容举起小手:“走!”

其实卫平野早就跟同事调好班了,就是早上这一个小时没调好,早上工作一小时,今天剩下的一整天都是空出来的。

容容被卫平野抱着,忽然想起什么,小声说:“爷爷,我要自己下来走。”

“要自己下来走,为啥?”卫平野不理解,“不喜欢爷爷抱?”

“我要和刺刺一起,牵手。”

刺刺,又是刺刺。

他怎么能一直占据小陛下的心呢!

卫平野回头看了一眼。

刺刺一家三口,好像身上都带刺一样,各走各的。

刺刺抱着手,走在前面。

刺刺的爸爸妈妈走在后面,也不好靠得太近。

好在杨辨章知道照顾客人,会和他们说说话,交流一下育儿经验,不至于那么尴尬。

卫平野想了想,向刺刺挑了挑眉:“刺刺,要不要容容的爷爷也抱着你走?”

容容惊喜地问:“可以吗?爷爷可以抱两个小孩吗?”

“当然可以,爷爷力气很大的。”

容容朝刺刺招招手:“刺刺快来!很高很酷的!”

卫平野左手抱着容容,伸出右手,把刺刺也抓起来。

一边抱一个。

还是放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比较安心。

容容悄悄拉了一下刺刺的手,悄悄问他:“刺刺,你还是很害怕吗?”

刺刺认真地说:“没有啦,只有一点点。”

卫平野抱着他们两个,清了一下嗓子。

不要在爷爷的眼皮子底说悄悄话,有什么话不能让爷爷也听一下?

*

卫平野回到更衣室,把盔甲脱下来,快速冲了个凉,换上便装。

其他人在外面等他。

容容和刺刺玩着拍手游戏。

大人们在低声交谈。

杨辨章对刺刺的爸爸妈妈说:“容容和刺刺经历的事情差不多,都是住在山上,没人疼没人爱,但是性格大不相同。”

“刺刺懂得保护自己,不会轻信别人,但是锋芒太过,要容容帮忙周全,他也要容容时刻安慰他。”

“容容太好骗了,随便给个零食就跟着跑了,要刺刺时时刻刻盯着他,省得他被骗走。”

“两个孩子都是好孩子,慢慢来,不必要求刺刺和容容一模一样,那是他们自己的个性。”

刺刺的爸爸妈妈如同拨云见日,连连点头:“您看得通透。”

他们说完话,卫平野也正好出来了。

他把一把把两个小孩抱起来:“走了。”

今天古镇里的游客更多了,表演他们昨天已经看过了,今天就不去看了。

卫平野抱着两个小孩,站在路标牌前面:“你们两个想去哪里玩咧?”

杨辨章提醒他:“他们两个不认字。”他顿了一下:“你也不太认识这里的字吧?”

两个小文盲,还有一个大文盲,双双愣住。

“爷爷!”

“杨辨章!”

不要说出来啊!

卫平野抱着两个小孩,挑了一条路:“走,我们去辨章书院。”

容容疑惑地抬起头:“噢?”

“没错,就是辨章书院。”卫平野挑了挑眉,“小陛下还记得电视上的《历史大讲堂》吗?”

容容点点头:“记得。”

“《历史大讲堂》的张教授,特别喜欢你杨爷爷,这不,还特意用他的名字给景点起名。”

容容张大嘴巴:“哇!太酷了!”

杨辨章深吸一口气,忍住,忍住。

卫平野:“走,我们去看看你杨爷爷的书院。”

“好耶!”

*

张教授特别喜欢古梁文化,出于文人相惜,最最最喜欢杨辨章杨太傅。

所以,在景区筹备之初,他出任景区专门聘请的历史顾问,唯一的要求就是,要给杨太傅建一个书院。

杨辨章“生前”被八次起用八次贬谪,二十来年都奔波在路上,只是偶尔教几个农民猎户算账数数。

小陛下就更不用说了,他的官职是叫“太傅”,可是小陛下下山没几天,他们就一起跟着古梁没了,所以杨太傅就没收过一个学生。

张教授对此深感遗憾,于是在几千年之后,为杨太傅建了一个书院。

张教授的感情一直都很热烈直白,喜欢历史人物,那就摆上丑丑的画像;喜欢杨辨章,那就给他建个书院。

张教授还打算把这里变成一个专门讨论古梁文化的会议室。

杨辨章很感谢他在几千年后还念着自己。

但是……

如果这个书院不要用他的名字来命名,那就更好了。

因为这件事情,杨辨章已经被卫平野笑话好几天了!

翠竹掩映,曲水流觞,白墙黑瓦,还没有游客发现深处的书院,是热闹景区的清净所在。

卫平野抱着容容和刺刺,走在大青石板铺就的路上。

杨辨章朝他们“嘘”了一声:“进书院要保持安静,不可以大声吵闹。”

容容捂住自己的嘴巴,然后又捂住刺刺的嘴巴,认真地点点头。

刺刺呜呜:“……你这个……”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