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25章 合唱(1 / 2)

加入书签

25

桃源古镇的酒店房间里。

番茄光溜溜地盖着被子, 抱着自己的小罩衫,委屈巴巴地坐在床铺上。

朋友们围在他身边,七嘴八舌地安慰他:“没关系的, 番茄, 你不要哭。”

“番茄, 你别哭了,等回去了, 我把我的饭给你吃。”

水流声哗哗,温老师站在洗手台前, 帮他搓搓衣服, 把脚印搓淡一点。

古镇的工作人员也正在给杜策划打电话:“……就是想问问还有没有其他服装?”

“衣服全是复原款, 专门订做的, 就准备了一套备用。”

“那正好……”

杜策划压低声音:“但是前几天,福利院不是又新来了一个小朋友吗?备用衣服就给这个小朋友了。”

“这样啊……”工作人员看了一眼番茄,想了想, “那我们先在这儿洗洗衣服。”

“还有一个小时才开始,不用急。半个小时后我再给你打电话, 看要不要临时调整节目顺序。”

“好。”

工作人员挂了电话,忽然感觉自己的衣服被扯了两下。

他低下头, 看见一个小朋友,正踮着脚,拉着他的衣摆:“叔叔。”

“小朋友, 你有什么事吗?”

“我……”容容回头看了一眼番茄, “我想打电话给我爷爷, 叔叔可不可以借我用一下电话?”

“你爷爷?”

“我爷爷就是这里的‘兵马桶’, 我爷爷肯定有办法。”

“兵马……”工作人员反应过来, “是‘兵马俑’, 你爷爷是卫平野?”

容容点点头:“嗯。”

“他能有什么办法?好了,你回去安慰一下你的朋友……”

“爷爷肯定有办法的,我想打电话给他。”容容还没他的衣摆高,踮着脚,揪着他的衣摆,站不住了,就挂在他的衣服上面晃悠,“叔叔,求你了。”

工作人员无奈地笑了,解释道:“你的卫平野爷爷现在应该在工作,没带手机。”

“我可以打电话给杨爷爷,杨爷爷有电话。”

他记得杨爷爷的电话号码,杨爷爷特意让他背过的。

容容抬着头,眼巴巴地看着他:“叔叔,我可以用一盒喵仔牛奶,来交换一次打电话的机会吗?求你了。”

这时,刺刺也走到他身边,大声说:“我也出一盒!”

朋友们都被他吸引过来,纷纷举手:“我也出一盒,我也出!”

虽然不知道是出什么,但他们还是先举手了。

工作人员:???

等一下,他不是为了喵仔牛奶才……

“好吧。”工作人员又好笑又好气地叹了口气,“正好我有存杨先生的电话,我帮你打给他。”

他拨出号码,等待接通:“杨先生,我是小刘,对。福利院的一个小朋友,说要打给你,是您的孙子吗?好,那我把手机给他。”

他把手机递给容容,容容说了一声“谢谢”,然后双手接过,放在耳朵旁边,试探地喊了一声:“爷爷?”

这时候,杨辨章正在和张教授,以及一众学生一起,正式参观古镇,交流古梁文化,学术气氛正浓。

接到电话,杨辨章向他们致歉之后,就退到了旁边接电话。

“是小陛下吗?找爷爷有什么事情吗?”

张教授和学生们:哇,他变得好温柔。

“爷爷……”

这还是容容第一次从电话里听到爷爷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爷爷离他很远,有点难过。

容容揉揉眼睛,继续说:“爷爷,衣服弄脏了。”

“衣服弄脏了?”杨辨章略一思忖,很快就明白过来,“是不是表演的服装弄脏了?小陛下慢慢说。”

“嗯……”容容吸了吸鼻子,稍微平静下来,“我穿着衣服转圈圈,然后番茄和薯条也转圈圈,他们摔倒了,衣服弄脏了,没有衣服了……爷爷你有没有办法……”

容容平静了一秒钟,说着说着,又愧疚地想哭。

结果他一瘪嘴,还没哭出来,脸蛋上的肉肉就挤到了手机屏幕。

嘟嘟嘟——

电话被他的“肉肉”挂断了。

“唔?”怎么忽然没声音了?

容容转头看看手机,一脸疑惑。

工作人员拿过手机看了一眼:“嗯……”

该不该告诉他电话挂断的真相呢?

工作人员还没有想好,一低头,又对上容容可怜巴巴的目光。

“叔叔,不知道为什么没声音了,我可不可以再打一个电话呢?”

刺刺说:“刚才那个电话没打完,所以要打的是刚才那个。”

工作人员笑了一下:“知道了,知道了,我帮你们打回去。”

他又一次拨通电话:“杨先生?刚才是……”他压低声音,不让容容听见:“这位小朋友脸上的肉不小心压到了手机屏幕,把电话挂掉了。”

容容摸摸自己的小脸蛋。

我听到啦!

“嗯,好。”工作人员放下手机,对容容说,“你放心,你爷爷马上就过来了。”

“谢谢叔叔。”容容转过头,对朋友们说,“你们放心,我爷爷马上就过来了,我爷爷很厉害的!”

朋友们都对番茄说:“别哭了,容容的爷爷马上就来了。”

“……嗯。”番茄眼含泪花,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但是你们不用一直传话,我听得见。”

小朋友们挤在大大的床铺上,尽力安慰番茄,逗他开心。

番茄还有些忐忑:“容容,你爷爷真的有办法吗?”

“有的,嗯……”容容想了想,下定决心,“如果我爷爷也没有办法的话,那我就……把我的衣服给你穿。”

番茄脸蛋红红:“真的吗?”

“真的。”容容用力地点点头,“我……”

刺刺打断了他的话:“不用你给他,我有一个好办法!”

朋友们的目光都汇聚在他身上:“刺哥,你有什么办法?”

刺刺理直气壮:“我们每个人都出一点点衣服。”

“什么是‘一点点衣服’?”

“就是,比如说,我出一条袖子——”刺刺揪揪自己的衣袖,“容容也出一条袖子,茄子出一个衣领,薯条出一条裤腿……”

刺刺自信满满:“全部缝起来,这样就可以凑成一件衣服,给番茄穿。”

朋友们都为刺哥的聪明才智折服。

“刺哥,你好聪明!”

刺刺骄傲叉腰。容容歪了歪脑袋,总感觉有哪里不对。

十分钟后,老师拿着还带有淡淡的脚印痕迹的衣服,从浴室里走出来。

“番茄,你看这样可不可以?老师再帮你把衣服吹干,你站在台上,应该看不出来的,好不好?”

番茄低着头,不知道该说“好”,还是“不好”。

他已经很麻烦老师了,他不想再麻烦老师,可是他也不想穿脏脏的表演服装。

所以他在犹豫。

这时,门外传来敲门声。

“容容?”

“我爷爷来了!”容容眼睛一亮,滑下床铺,冲过去开门。

老师还没反应过来,他就踮起脚,挂在门把手上,把门打开了。

杨辨章和成公公在门口,两个人抬着一个箱子。

小朋友们也伸长了脖子:“是新衣服吗?”

容容问:“爷爷,你们有办法吗?”

两个爷爷把箱子抬进来,放在地上,打开箱子。

可是里面不是和其他人一样的淡蓝色衣服,那是一套小盔甲。

卫平野带过来的,怕小陛下闹着要穿。

小朋友们看了一眼:“像鱼鳞一样。”

杨辨章说:“没有备用的衣服,只有这件了。”

容容对番茄说:“番茄,这是爷爷给我做的盔甲,你想穿盔甲吗?很酷的。”

番茄想了想,还是有点犹豫。

更麻烦别人了,还麻烦了容容的爷爷们。

可是……

他轻轻地点点头:“好吧……”

“我觉得盔甲很酷……”容容想了想,“不如我们交换衣服穿吧,我爷爷今天也穿盔甲了,我想和他穿一样的衣服。”

番茄眼睛红红,抬起头:“真的吗?”

“真的呀,我想和爷爷一起穿着盔甲拍照。等到了下午,我们可以再交换回来,一人穿半天。”

番茄用力地点点头:“好,谢谢你,容容。”

容容朝他笑了一下,露出小米牙:“不客气,我们要互相帮助。”

刺刺忽然说:“毛茸茸,我想和你互相帮助!”

这个小盔甲太酷了,他也想试一下。

容容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那你要排队,明天再给你穿。”

“……”

*

浴室的门关着,成公公坐在小板凳上,容容站在他面前,乖乖地把衣服脱下来。

杨辨章站在旁边,负责搭把手。

他接过容容换下来的小衣服,问:“小陛下是真的不想穿那件衣服吗?”

容容点点头:“对呀,我以前经常穿,都不爱穿啦。”

他以前在道观的时候,穿的都是这个样子的衣服,当然都是磨破的,没有这一件那么新。

容容抬起头:“而且我也没有特别想穿,我还是更喜欢爷爷给我做的衣服!”

杨辨章摸摸容容的小脑袋瓜,成公公帮他把柔软的中衣穿上——

卫平野看起来粗野,其实对小陛下还挺细心的,连穿在盔甲里面的衣服都准备好了。

容容乖乖地抬起手,继续说:“而且他是番茄耶!”

两个爷爷疑惑地问:“番茄怎么了?”

容容很认真地提出疑问:“如果番茄很难过,我们没有番茄吃,那该怎么办呢?”

“……”爷爷们扯了扯嘴角,原来是因为这个吗?

在小陛下的眼里,番茄,等于,番茄之神。

要是番茄不高兴,世界上的番茄就会全部灭绝。

那就糟糕啦!

杨辨章努力跟上天马行空的小孩:“小陛下,如果是为了吃番茄,也不必如此,番茄和番茄是不一样的。”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