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80章 跳反(1 / 2)

加入书签

章畅躺在病床上, 呆愣愣地望着天花板。

被人从车里救出来之后,章畅很快被送到了医院。医护人员刚将他抬上救护车,还没开出去几十米, 他就听见背后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巨响。

就连身在救护车上的章畅都能感觉到爆炸所带来的震动。要不是他及时被救出来, 现在恐怕已经葬身火海了。

到了医院, 章畅被推到急诊部做了番检查。车祸给他带来了轻微脑震荡和肋骨骨折,需要住院治疗。交警也赶到了医院, 询问章畅事故发生时的情况。但他一脸呆愣茫然的表情让交警犯了难。不过很多交通事故的伤者在事故后都会短暂失忆,交警已然习惯了。反正伤者要在医院里住一段时间,改天再来拜访也是一样的。

章畅就这样躲过了问话, 被推进病房中。

病房的电视正在播放紧急新闻。油罐车和保姆车相撞后起火爆炸,放在任何一座城市都是不得了的大新闻。不但记者立刻奔赴现场, 还反反复复播放事故发生时的监控探头录像。

于是章畅就看见录像中的保姆车突然偏离行进路线,一头撞向路边的路灯。在相撞的瞬间, 后车门突然打开,一个人影飞扑而出,就地一滚,一个漂亮的受身便卸去了落地的冲击力,接着站起来拍拍裤子, 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几秒钟后,跟在保姆车后方的油罐车因为来不及刹车, 一头撞了上去。两辆车同时侧翻,在马路上滑行了好一阵,甚至和地面擦出了火花,仿佛被顽童随手打翻的玩具小汽车一般。

光是看到那个画面, 章畅就觉得脖子后面直发冷。

经历了那种车祸他居然还活着, 简直是天降奇迹了。

更加奇迹的是, 那个先从保姆车中跳出的人,竟然折回头来,试图将章畅从驾驶室里救出来。

他拽了好几次车门都没拽开,大概是因为撞击产生的冲击力损坏了门锁吧。

旁边的路人上前拉他的衣角,指了指路边,像是在劝他快逃走。但他坚定地推开路人,反而对路人挥手,让他们避开。

接着他不知用什么方法,打碎了车窗玻璃,从内侧打开车门,将章畅拖了出来。

和章畅同住一间病房的大叔出神地盯着电视,看看屏幕上像袋土豆一样被拖着走的司机,再看看旁边病床上满身绷带的年轻人,惊奇地“咦”了一声。

“小哥,那该不会就是你吧?”大叔惊讶地问。

章畅木然地点点头。

陪床的大婶瞪圆了眼睛。“噢哟,听说那辆车爆炸了!要不是你被及时救出来,可就没命了哦!小伙子,你真走运啊!”

“福大命大。”大叔点头同意妻子的看法。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大婶和丈夫交换着英雄所见略同的眼神。

章畅却压根儿开心不起来。

他攥紧被角,身体因为羞愧而微微发着抖。

他居然……被乐祈年救了。

被那个他一心想暗算的人救了。

乐祈年不但在事发的瞬间跳车逃生,毫发无损,还折回头把他从即将爆炸的车中拽了出来。

章畅早就听闻乐祈年有点儿“特殊本领”,但他一直以为那不过是公司立的人设,就好比白胜也一天到晚说自己八字轻、容易吸引不干净的东西,但章畅和他在一块儿待了那么久,也没见到半个鬼。

现在看来,乐祈年该不会真的能掐会算吧?他是不是早就算出有此一劫,所以及时跳车了?

可他为什么要回来救自己呢?明明可以站在旁边冷眼旁观,没人会指责他冷血,反而会安慰他“不是你的错,你能活下来就不错了”。但乐祈年偏就冒着风险回来救自己了。

世界上真有这种以德报怨的好人吗?

快到傍晚的时候,病房里来了两个带墨镜和口罩的外人。

章畅本以为是隔壁床大叔的亲友,结果那两人却拉来椅子坐在了章畅的病床前。

“唐……唐哥?”章畅惊讶地看着其中一人摘下墨镜和口罩。

那么另外一人,不必多说,肯定就是……

乐祈年取下墨镜,露出一双漂亮的桃花眼。

隔壁床陪床的大婶不加掩饰地直勾勾盯着他,给大叔喂饭的勺子差点儿怼到大叔的鼻孔里。大叔不满地咳嗽了好几声她才回过神来,笑嘻嘻地对章畅说:“小哥,这是你朋友哦?长得真帅,跟明星似的。”

章畅想说他本来就是明星,但被唐雨诚严厉的目光一扫,只能把那句话咽回肚子里。

他俩裹得密不透风,显然不想让人认出来。

“你没事吧?”唐雨诚打量着章畅身上的绷带,“好像个木乃伊哦。”

“……唐哥,你礼貌吗?”

“还有心情接梗,说明什么大事。”唐雨诚自顾自地点头,“公司报废了一辆新车,康总气得要用太极剑砍我呢。你说说,车祸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章畅一哽,心虚地移开目光,玩弄着被角。

“我……开车的时候太累了,一不小心就……”他结结巴巴地说着准备的好的说辞,“后面的车我也没注意到,没想到追尾了,然后……”

他感觉到一道锐利的眼神落在自己身上。章畅觉得自己就像一本打开的书一样藏不住任何秘密。他听说传说中有种神兽,能一眼看穿人心善恶。现在的自己就像是站在了神兽的面前,接受对方的审视一般。

“既然是事故,那保险公司会赔偿的。”唐雨诚一派轻松。

“不对,我……”章畅打断唐雨诚,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看了看隔壁床的大叔大婶,害怕接下来要说的话被他们听见。他们刚刚还说他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要是知道那灾难是他自己作出来的,会用什么样的眼神看待他啊?那样的话他可就真的无地自容了。

真奇怪,明明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他却十分在意他人的眼光。他果然……还是要脸的吧?

“唐哥你去向护士借一辆轮椅吧。”乐祈年开口,“我看小章好像有话跟我们说。”

唐雨诚发出不满的咕哝声,似乎说的是“我可是经纪人,你怎敢使唤我”,但还是服从地接来了轮椅。

章畅在两人的搀扶下艰难地挪下床,被他们推到走廊上。

到了一处僻静的角落,章畅犹犹豫豫了半天,才讷讷地说:“对不起,唐哥乐哥,我……那场车祸是我故意的。”

乐祈年波澜不惊,似乎早已对此心知肚明。这更加印证了章畅的猜测——乐祈年早就知道他的谋划什么,只是没有戳穿罢了。

唐雨诚倒是愕然地张大嘴,如同一条搁浅的大马哈鱼。

“你再说一遍……?”

“不仅这次。白胜哥的滑雪事故也是我……”

章畅的声音越来越低,但还是坚持着说完了整个故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