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68章 玻璃上的倒影(1 / 2)

加入书签

“我就是夏夜口中的那位神师。”电话另一头的人说, “我知道她死了,真是遗憾,年纪轻轻的。”

薛冬晨的手颤抖起来。如果他就是神师, 那是不是说明, 他可以给自己一张交换灵魂的符咒?要是有了那种奇妙的东西, 她就能跟秋黎合作,用秋黎的身体去演戏了!

像是听见了她的心声一样, 对方笑了起来。

“没错, 我的确可以给你一张同样的符咒。你可以继续圆你的演员梦。”

“这肯定不是免费的吧?”薛冬晨问,“你要多少钱?”

“我不要钱。我发明这符咒只是想做个实验,如果你愿意当我的小白鼠, 我反而要付你钱呢。”对方咯咯地笑起来。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免费的东西往往才是最昂贵的。薛冬晨深深明白这个道理。

事后回想起来, 那个打电话的人简直就像诱人堕落的恶魔。答应他就等于出卖自己的灵魂。

但是当时她顾不得那么多了。她只想当演员, 只想回到聚光灯下, 只想万众瞩目, 只想功成名就。

所以她一口答应了。

几天后, 她收到了一封信。邮戳来自海市。信封里夹着一张黄色的符纸。

薛冬晨拿着这张符纸找到秋黎, 提议和她交换灵魂。秋黎就像当初的薛冬晨自己一样, 兴高采烈地答应了。

这回薛冬晨比夏夜幸运。她没遭遇过片场事故,平平安安地演了几年戏。秋黎的美貌加上她的演技,使得秋黎在演艺界如鱼得水, 拿下了一个又一个大奖, 被盛赞为实力派女演员。

薛冬晨起初为自己得到的报酬而开心不已,但很快她就不再满足于只拿到钱了。

要是没有她, 秋黎根本红不了多久就会过气。之所以拥有现在的名声地位, 全都是她的功劳。而她只能得到一半的片酬, 真是太亏了!

她委婉地向秋黎提过几次加钱, 却都遭到了后者的无视。

要是……要是薛冬晨仍拥有她从前的美貌该有多好!那样成名的就是她自己了,哪还轮得到秋黎这种货色上台!

她甚至阴暗地想,如果哪天自己和秋黎交换灵魂的时候,秋黎刚好死了,那她岂不是就能永远拥有这具美丽的身体了吗?

就在这时,薛冬晨第二次接到了那位神师的电话。自从数年前第一次接到神师的电话以来,她就再没和对方联系过。那个国外号码打过去是个空号。她压根儿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只能等着对方单方面联络自己。

“薛冬晨,你对我的小小试验品还满意吗?”神师说,“看来你很不满意啊。没关系,我又制作了一种改进版。这一次只要你和另外一人同时贴上符咒,你们的魂魄就会永远交换,除非有人让你们灵魂出窍,否则你可以一直待在对方的身体里。你终于可以再度拥有傲人的美貌了,开不开心?”

神师的话仿佛一阵甘霖,滋润了薛冬晨干涸的心灵。她需要的就是这个!和秋黎永远交换灵魂,拥有美貌的脸!她不要再当幕后英雄了,这一次她要站到台前!

像上回一样,神师给她寄了一封信。这次薛冬晨长了记性,循着信封上的邮戳找到了寄信地的邮局,希望能顺藤摸瓜找出神师的身份。可她发现,那是位于闹市区的一座大邮局,每天都有无数人前来办业务,邮车还会定时去附近的邮筒收集信件。根本不知道信是谁投递的。

但是没关系,不知道神师的身份又如何?只要拥有符咒就足够了!

恰好秋黎要随《你所不知道的死亡》剧组去山里拍外景,薛冬晨便打算借这次机会实行自己的计划。

她在山里转了一圈,找到了一所合适的废屋。接着,她借口和秋黎大吵一架,表示不愿再跟她合作了,收回秋黎手中的“暂时□□换灵魂符咒”。等秋黎发现自己平庸的演技根本入不了阎煜大导演的法眼后,哭着来找她和好。她再将早已备妥的“永久性符咒”交给秋黎。

然后,她独自前往山中废屋,将自己铐在床上,等待秋黎给自己贴上符咒。交换灵魂之后,秋黎就会被困在她的身体中——曾经属于夏夜的那个身体中——在废屋中等死。

是的。薛冬晨做好了杀死秋黎的准备。虽然神师说符咒可以让她们永久交换灵魂,但薛冬晨还是觉得不保险。只有秋黎死了,她才永远没有后顾之忧。

可她没想到,自己的计划居然被乐祈年他们几个给搅和了。

他们不但找到了秋黎,把她带回了别墅,甚至还能跟将人的灵魂拉出躯壳,强迫两人互换回来!

“……你到底是什么人?”夏夜——或者说薛冬晨——恶狠狠地瞪着乐祈年,目光中流露出无尽的怨毒。

“一个道士罢了。”乐祈年说。

听完她的故事,在场所有人都震惊得动弹不得。秋黎本人更是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

她以为的夏夜,居然从一开始就是另外一个人!

她的人生轨迹和薛冬晨是何其相似啊!只要踏错一步,她或许就会踏上薛冬晨的旧路!

要不是乐祈年他们及时找到自己,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秋黎望向乐祈年,目光中含着深深的感激。

难怪阎导那么喜欢他。她心想。他果然很有本事,人长得又好看,他跟阎导简直天生一对!等他俩啥时候官宣,她一定要给小乐包个大红包,感谢他的救命之恩!

“给你符咒的神师究竟是谁?”乐祈年厉声问。

“我不知道。”薛冬晨凄然说,“从来都是他单方面联系我,我根本联系不到他。”

乐祈年攥紧拳头,狠狠一捶墙壁。

——绝对是无明!

不论是说话的轻佻语气,还是这种拿活人当试验品、漠视生命的态度,都跟那个邪士如出一辙!

先是教导任泽术法,导致他暗害曼珊,后是将调换灵魂符咒交给夏夜、薛冬晨,看着她们的人生逐渐扭曲。无明究竟想干什么?

仅仅是以观赏人类的堕落为乐吗?还是说,他在策划什么更深的阴谋?

明明就差一步就能抓到无明的小辫子,可他偏偏利用现代科技藏得这么深!那家伙到底躲在什么地方?

可恨!可恨!!!

要是让他抓住,他非要将那家伙的魂魄从身体里拽出来,一点一点地用真火烧到魂飞魄散不可!

君修言和文森佐同时后退到墙角,背靠墙壁瑟瑟发抖。他俩从未见过乐祈年露出这么恐怖的表情。有那么一瞬间,青年的神态和他试镜视频中那个阴暗的变态杀人狂重叠在了一起。即使他下一刻突然提起刀把他们杀光,君修言也丝毫不觉得奇怪。

“小乐。”

阎煜驱使轮椅来到乐祈年身旁,拉住他的手。

乐祈年身上那股浓重的杀气在阎煜碰触到他的刹那消失了。他又变回了平时那个温和的青年,只不过有点儿无精打采。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君修言问,“把夏夜——我是说薛冬晨交给警方?”

“不行吧?”文森佐叹气,“从物理上来说,她想谋杀的是她自己的身体,只不过身体里装着别人的灵魂。但警方可不会认可‘灵魂交换’这种说法。”

“她可是想杀人呢!”君修言怒道,“万一她今后再故技重施危害别人怎么办?”

秋黎摸了摸自己的胳膊,从袖中摸出一张符纸。“只要把这东西毁掉,她就没办法了吧?”

薛冬晨气恼地瞪着秋黎:“你利用完我就要把我一脚踹开是吗?”

“你还想杀我呢!我没以眼还眼就不错了!”秋黎当着薛冬晨的面,直接将符纸撕成碎片。

薛冬晨倒吸一口冷气,挣开束缚,扑向一地碎纸。她心疼地拾起残破的黄符,想将它们拼接回去,但碎片怎么可能变回完整的符纸呢?

无法和别人交换灵魂的话,她的演员梦便要就此破碎了。纵使磨练出了出众的演技,她也永无出头之日。从前她看不起容貌丑陋的夏夜,但从今往后,她只能以“夏夜”的身份活下去。

“今后娱乐圈也再也容不下你了。”乐祈年说,“圈子里消息灵通,只要秋黎姐放出话说夏夜人品不好,你即使想给别的明星当助理也不可能了——你再也无法靠近娱乐圈一步了。”

薛冬晨咬了咬嘴唇,眼眶微红:“凭什么就我这么倒霉,身体死了不说,还必须待在这个丑女体内!我明明……明明那么努力了,就连阎导都觉得我演技好不是吗?但不论是哪个经纪人,哪家经纪公司,一看到我的脸就不肯要我!我只是想变回自己原来的样子,我只想……只想……”

“可你之所以变成现在这副样子,不就是因为贪图名利走了捷径吗?”乐祈年皱着眉,“如果你从一开始就好好磨练演技,凭借实力上位,那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了。人生哪有什么捷径可走呢?”

“你……你说够了没有……我不想听……不想听……”薛冬晨呜呜地哭了起来。

秋黎默默低下头,装作玩弄自己的衣角。乐祈年那句话何尝不是在责备她?

她也是走捷径的人之一。她和薛冬晨的区别只在于她运气好罢了。她如今的名声和财富都不是她凭借自己的实力得来的。她的真面目只是一个……空有漂亮外表的花瓶罢了。

现在他们都知道真相了。阎导、小乐,他们都知道她依靠欺骗才获得了今天的成就。他们会怎么看待她呢?今后没有了夏夜——薛冬晨,她要怎么维持自己“实力派女演员”的人设?

很快所有人都会知道她是个沽名钓誉的骗子。她的演员之路彻底走到尽头了。这样的她又比薛冬晨好到哪里去呢?

“那个神师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吧?”君修言嫌恶地瞪着地上的碎纸,“如果说一开始他只是满足薛冬晨和夏夜交换灵魂的需求,但后来把永久交换灵魂的符纸交给她,那根本等于诱导犯罪!身为玄门子弟,竟然干出这种事!不把他揪出来,今后搞不好还有更多人受害!”

乐祈年心中微微一动。现在“神师”的存在已经暴露,只不过君修言他们并不知道神师就是七百年的邪士无明罢了。他何不顺水推舟,借助君修言和君家的力量搜寻神师?

反正要找的都是同一个人,找到鲁迅不就等于找到了周树人吗?

“神师今后说不定还会联系她。”乐祈年看着薛冬晨,“也许可以顺藤摸瓜找出他的所在位置。”

“没用的。”薛冬晨嘴角一拧,露出一个惨淡的笑容,“每次神师打电话来,用的都是加密过的国外号码。”

阎煜开口:“可以监控夏夜……我是说薛冬晨的手机,即使是加密号码,只要技术足够强大就能破解。阎氏集团有不少这方面的技术人才,我可以借人来帮忙。当然,监控他人手机是侵犯隐私的……”

他停了下来,意有所指地望着薛冬晨,意思是需要她主动配合。

君修言没好气道:“你要是有悔改之心,那就乖乖配合人家阎导!”

薛冬晨攥紧符纸的碎片,用力到指关节都发白了。“没门!神师圆了我的梦,我才不会出卖他呢!”

“你——!”秋黎气急败坏跳到薛冬晨跟前,一把揪住她的头发,“你清醒一点!你以为他真心想帮你?他不过是想利用你做实验!夏夜都已经死了,你还没认清他的真面目吗?”

“如果夏夜不死,那死的就是我了!不管神师的目的是什么,我都得到了实惠。如果没有他我连娱乐圈的边都摸不到,更赚不到那么多钱。他是我的恩人!”

眼看两个女人又要扭打起来,君修言和文森佐急忙冲上去将两人分开。两个女人双手被钳制住,还能坚持不懈地蹬腿对踢。场面一度极度混乱。

“够了!”阎煜低吼。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