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52章 河上渡轮(1 / 2)

加入书签

“乐祈年!文森佐!飘飘!渺渺!”

此起彼伏的喊声回荡在夜幕之下。

发现四人组失踪之后, 简亦道立刻组织工作人员分头寻找。君修言也加入了搜索队。

他们首先直奔河神庙,在那里遇到了没头苍蝇似的小罗。胖小伙急得眼圈都红了,不住地念叨:“我只是进了河神庙,来回不过一分钟, 他们就没影儿了……真的连一分钟都没有……”

“好了好了, 不是你的错。”君修言安慰道。

工作人员将河神庙搜了个遍, 连四人组的一根头发都没找着。君修言起初还怀疑他们是不是掉进井里了,然而井口覆盖着铁丝网,根本不可能掉进去。即使掉进去, 也不可能将铁丝网放回原位。

在河神庙中搜寻无果后,大家便分头在附近的街道上寻找。然而一直找到夜幕降临时分都一无所获。

君修言甚至拿出罗盘,试图用玄学方法寻找四人的去向。然而不论他怎么占卜, 怎么起卦,卦象都模棱两可。

简亦道已经放弃了希望, 直接报警了。现在两辆警车正停在河神庙门口,几名警察分头给庙祝、小罗做笔录。(而简亦道本人则正在写辞呈。)

警方调取了河神庙门外街道上的交通监控录像, 发现那四个人进入河神庙之后就再也没出来过。他们四个仿佛直接人间蒸发了似的, 就这么在密室一般的河神庙中消失无踪了。

《谁是通灵王》直播也不得不中止。但观众们对于四人组失踪的讨论并没有跟着结束。经过几个小时的酝酿和发酵, #谁是通灵王选手失踪#飞快地登上热搜。这已然不是娱乐圈内部的话题, 而变成了一起全民热议的社会新闻了。

【众目睽睽之下怎么可能突然失踪?怕不是节目组在炒作哦!占用社会资源炒作的当心糊穿地心!】

【哪个节目会拿选手的人身安全来炒作啊!而且你没看新闻吗, 连警察都来了!节目组又不傻, 怎么可能不知道报假警的后果?】

【我们不如思考一下他们四个是怎么从河神庙中消失的吧!这显然是一起“密室失踪案”。古往今来的推理作家已经将密室这个题材写烂了, 甚至已经有了“密室讲义”这种东西, 用穷举法列举了所有密室案件的可能性。我想只要一一对照密室讲义, 总有一条能解释他们四个的失踪。比方说, 既然监控没拍到他们离开河神庙, 说明他们一直藏在河神庙中, 当搜索人员去主殿找人时,他们就悄悄溜到偏殿。搜索人员去偏殿时,他们再悄悄溜到其他地方,始终能打个时间差,因此大家才会产生“他们不在河神庙中”的错觉。】

【你这种说法有可能是有可能,但那四个人为什么要干这么无聊的事呢?如果只是想恶搞一下节目组工作人员,那目的早就达到了,他们应该很快现身才对。现在事情已经闹得这么大,连警方都惊动了,他们难道还会继续躲藏下去吗?四个人里有两个都是成年人,怎么可能连这种事都搞不拎清?】

【等等,你们是否考虑过这种可能性:世界上真的存在科学所无法解释的未知事物。他们四个人的失踪正是这些超自然因素造成的。比如,被鬼怪抓走了,被外星人抓走了,穿越到另一个世界了……】

【清醒点吧,世界上哪有妖魔鬼怪外星人……】

君修言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晚上9点了。

小轩给他的那张纸条上写着,让他9点去码头。如果错过,或许这辈子都找不到溺水事件的真相了。

但是乐祈年他们还连个人影都没找到,他怎么能就这么丢下那四个麻烦精,一个人离开?

他、他才不是担心乐祈年!他是担心飘飘渺渺两个小姑娘!

君修言内心天人交战了半天,最终咬了咬牙,低声告诉节目组的助理他要离开一会儿,接着悄悄钻进人群中,向青河方向走去。

既然警察都来了,就把找人的事交给他们好了。多他一个人少他一个也没多大区别。别给警察同志添乱才是真的。

他的才能,或许应该用在调查溺水事件的真相上。

君修言一路低着头快步疾行,十分钟后便来到青河码头。

一排大大小小的游船停泊在岸边。青河镇旅游旺季的时候,这些游船想必会亮起璀璨的船灯,满载着游客在月下航行。河面上是一艘艘灯火通明的游船,河水中则倒影着明亮的灯影。整条河流都被染成流动的金红色。

可现在,它们却寂寞地停泊在那里,只有寥寥几艘船仍在接待为数不多的游客。

君修言走向售票处。他在售票处外的价格标牌上找了一圈,根本没找到所谓的“九点去河心岛的渡轮”,况且青河上根本没有河心岛啊……

“我要买票。”他试探地对售票员说,“买九点去河心岛的定时渡轮船票。”

售票员抬头瞄了他一眼,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渡轮票分三个等级,你要哪种?”

君修言一愣,还有这种规矩?

“都有什么区别?”

“三等票一千块,二等票三千,一等票一万。越高等的票就能享受越好的服务。”

君修言的眼珠子都快从眼眶里跳出来了。

这什么渡轮票,竟然这么贵?!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乘坐的是钻石公主号豪华游轮呢!

其中肯定有猫腻!

为了调查真相,君修言只能咬咬牙让钱包大出血了。

“我要三等票就行了……”他为寒酸的自己流下眼泪。

售票员递给他一张船票和一张白色面具,指了指停泊在码头最前方的一艘最庞大最豪华的游船。

“上船后戴上。”售票员小声提醒他。

君修言拿起面具,翻来覆去瞧了半天。这只是一张普通的塑料面具而已,除了能遮挡面容外不具备其他任何作用。但是坐船需要戴面具,这本身就是一桩怪事。

他又看了看那张船票。票很普通,只印着售票时间和票的等级,没有票价。

君修言疑窦丛生。直觉告诉他,那艘船上一定隐藏着某种大秘密,他这么贸然去探查,说不定会遇上危险。

但来都来了,不去龙潭虎穴走一遭,他怎么能甘心?

真有危险,大不了跳船逃生。他对自己的游泳技术还是挺有信心的。

他走向游船。舷梯前方站着两名身穿水手制服的船员。他把船票递给对方,其中一名船员朝他鞠了一躬:“先生请跟我来。”

君修言跟着他登上甲板,同时戴上白色面具。

游船甲板上站着几个同样戴面具的人,但他们所戴的是银色和金色的面具。君修言猜测面具的颜色或许跟船票的等级有关,船员会根据他们的面具提供不同级别的服务。

船员将君修言领到船舱内,又鞠了一躬,转身离开了。船舱内站着一排身穿红色紧身旗袍的迎宾小姐,个个化着艳丽的浓妆,让君修言不禁联想起《青河有情》海报上穿着大红嫁衣的女主演。

“欢迎光临,先生。”一个笑容甜美的迎宾小姐迎了上来,菟丝花一般缠在了君修言身上。

君修言一个哆嗦,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您是第一次来吗?”看出了他的犹豫和抗拒,迎宾小姐笑得更灿烂了,“那就让我来带您游览一下明珠号好了。请跟我来。”

她一手挽着君修言的胳膊,一手推开船舱中最大的那扇门。

“这里是大厅,您可以欣赏各式各样的‘歌舞表演’。”女子的娇声如同莺啼。

走进大厅的瞬间,一股热浪扑面而来。

嘈杂的音乐声撞击着君修言的耳膜,高亢的笑声像锥子一般钻进他的大脑。头顶闪烁的粉红色灯光几乎要闪瞎他的眼睛。

大厅正中央的舞台上竖着两根钢管,两名身材丰满的女郎正和钢管缠绵得难舍难分。围在舞台周边的全是戴面具的客人。他们大笑着,吹着口哨,露出下流的眼神。一个女郎表演完毕,绕着舞台走了一圈,有意朝客人扭腰摆臀,好几个客人豪爽地将钞票塞进了她们的胸口。

大厅四角的卡座里也坐着不少客人。每个客人都左拥右抱。女郎们或笑着给客人斟酒,或坐在客人大腿上撒娇。来来往往的服务生也全是娇艳的兔女郎,胸衣的开口低到君修言忍不住怀疑她们会不会着凉。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气味,不像香烟,难以形容。一个兔女郎走向君修言,手中的托盘上放着几只手卷的雪茄:“先生,要来一支吗?”

君修言拿起一支雪茄闻了闻。他家中有些长辈也抽烟,但那味道跟这“雪茄”截然不同。他可以确定空气中的刺鼻味道就是这种神秘“雪茄”所散发出来的。

难道这不是烟草,而是……□□?

“谢谢,不用了。今天不是来干这个的。”君修言将“雪茄”放回兔女郎的托盘上。

陪伴君修言的迎宾小姐笑着说:“您看中哪个姑娘,就能带她去她们胸前的花就知道她们的等级了。”

君修言这才注意到,每个女郎都佩着一朵胸花,分为白、蓝、黄三种颜色。想必对应客人的三种等级吧?君修言买的是最低级的三等票,戴着白色面具,也就是说他最多只能带走佩戴白花的姑娘……

等等,他为什么要带走人家姑娘?

带到

忽然之间,君修言明白这是个什么地方了。

他就像被雷劈中一样呆愣在原地,过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这艘游船并不是普通的观景船,而是一艘打着游船名义的流动妓#院加吸毒所!

客人们想要来这里消费,必须经过重重“考验”,比如找到可信的知情者,从他们那里得到暗号,再在码头售票处对上暗号后才能买到船票,最终来到这里享受特殊服务。

小轩让他来探查的真相,竟然是这个?!

君修言忽然想起祝青的酒鬼丈夫骂她是“婊#子”,说她想和那些女人一样出去卖……那不单单是酒鬼酒后的脏话吗?祝青莫非也在这艘船上工作过?

但这跟溺水事件又有什么关系?

君修言用力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大厅中的热浪和音乐让他神智都快不清楚了。

不论游船和溺水事件有何种联系,它的存在都是违法的。君修言只想赶快离开这个鬼地方,回岸上报警。

就在此时,船身猛然晃动了一下。

音乐声渐小。大厅中响起一个女声广播。

“各位尊敬的乘客,明珠号已经启航。请您尽情享受本次航程……”

君修言登时急了。“等一下,我要下船!”他抓住迎宾小姐的肩膀急切地说。

迎宾小姐疑惑地眨眨眼:“但是先生,您下船后船票就作废了。而且现在已经启航了,不可能再为您一个人停船了呀!”

她背着双手,飞快地朝背后的人打手势。

一名站在大厅角落阴影中的保镖看到了迎宾女郎的手势,竖起领子,小声对对讲机说了几句话。

君修言完全没注意到女郎和保镖的动作。他现在满脑子都在思考下船的方法。

实在不行,游回去?

或者找个地方躲到游船靠岸为止?

“先生。”一只手拍了拍君修言的后背。

他转过身。三个人高马大的保镖站在他身后,个个穿着黑西装,让君修言联想起电影里的黑涩会。

“能请您跟我们走一趟吗?”保镖说话还算彬彬有礼,但他们根本没给君修言开口的机会,直接挟住他的双臂,作势将他拉出大厅。第三个保镖将君修言从头到脚摸了一遍,似乎在寻找他身上的录音设备或针孔摄像头。

“放开我!”君修言低吼,“我买了票!我是客人!”

保镖搜了半天也一无所获,看向君修言的眼神带上了一丝不耐烦。

“你是记者吗?哪家报社派来的?还是什么营销号?”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君修言冷冷道,“放开我!”

保镖无视了他的抗议,对同伴说:“把他带到底舱去。别惊扰其他客人。”

君修言咬了咬牙。要是真去了底舱,天知道会发生什么!这群人敢从事这种违法的生意,干出更丧尽天良的事也不奇怪!

他一把挥开保镖的胳膊:“滚开!”

三个保镖对视一眼,同时向君修言摆开架势。迎宾女郎退到大厅边缘,拿起对讲机:“保卫科,大厅里有人闹事,加派人手!”

一个保镖对君修言挥出一拳。君修言矮身躲过,同时一记扫堂腿攻击第二个保镖的下盘。那人被他扫倒在地。君修言跳过他的身体,用肩膀撞向第三个保镖。后者被他撞得一个趔趄,连连倒退好几步,重重撞上卡座的沙发。

美艳的女郎们发出尖叫。客人们因为好事被打搅而纷纷怒骂起来。君修言一脚踹向第三个保镖,试图给他来一记重击。这时他后脑勺猛得一疼,疼痛如同电流在大脑中乱窜,让他一瞬间无法动弹。

第一个保镖抓起酒瓶,往君修言脑袋上狠狠来了一下。破碎的玻璃片洒落年轻人一身。他失神的空档,另外两名保镖一跃而起,抽出腰间的警棍,对着君修言劈头盖脸砸过去。

君修言很快恢复神智,抓住一名保镖的手,挥向另一名保镖。两人的警棍砸在对方脑袋上,不约而同惨叫一声。君修言趁机夺走其中一人的撬棍,冲向那拿着破碎酒瓶的保镖。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