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4章 第一期节目(1 / 2)

加入书签

“检查完毕。确定你身上没有佩戴作弊道具。我想观众们也同意吧?”褚规望向镜头,和观众们互动。

内定选手当然不需要作弊。从抽签环节开始,节目组就安排好了托儿。那位托儿正躲在一辆黑色保时捷的后备箱中。节目组已经提前跟乐祈年通过气,将正确答案告诉了他。

褚规说:“那么小乐啊,请告诉我和观众们,你要凭借何种特殊能力寻找藏有人的那辆车?要不要举行什么作法仪式?”

乐祈年摇摇头:“此等小事,还无需贫道作法。”

竟然把他们节目组设下的考验称作“小事”,这么狂傲的吗?

“你有十分钟时间。我开始倒计时了。”褚规按下计时器。

依照剧本,乐祈年现在应该先在藏人的黑色保时捷旁边晃悠一下,做出若有所思状,却并不指认这辆车,而是继续去探查其他的车。吊足观众的胃口,让观众急到抓耳挠腮,直到最后一秒才回答正确答案。

让一个七百年前的古人来演戏,未免太强人所难了。但是没办法,这是工作。乐祈年只好绷紧脸,努力回想自己做科仪时的心情,摆出一副肃穆的神情,沿着摄影棚缓缓走动。

来到黑色保时捷旁边,乐祈年的脚步顿了顿。无需剧本,他就知道人藏在这辆车的后备箱中。

活人身上有阳气,死人身上有阴气。这辆车中阳气旺盛,乐祈年连阴阳眼都不必开就知道是它没错。

但是阳气中却暗含了一丝阴霾。

——是病气。

乐祈年飞快地用小六壬掐指占算。车里藏着的观察员恐怕身患某种慢性疾病,深处逼仄狭小的空间,呼吸不畅,很容易导致疾病发作。

若是按照剧本拖个十分钟再回来打开后备箱,车中人的病就来不及救治了……

“是这辆。”他果断说,“打开后备箱,快!”

褚规的眉毛蹙了起来。这小子搞什么鬼,怎么不按剧本来?

“小乐,你确定吗?”背着镜头,他拼命朝乐祈年使眼色,“要不要再看看?答错的话,你就将面临淘汰的危险哦!”

乐祈年不想同他磨叽,一把掀开后备箱。

蜷缩其中的观察员许小小扬起一张汗涔涔的脸,有些不知所措地望着他们。

直播间弹幕一片哗然。

【卧槽,不到一分钟就找到了!小哥哥是神仙吧?】

【我怎么觉得像巧合呢?三十分之一的几率,瞎猫撞上死耗子也完全有可能。就算买彩票还有人能中头奖呢,三十分之一的几率可比彩票高多了。】

【该不会是车里的人发出了什么声音,我们听不见但现场能听见吧?】

乐祈年将许小小从后备箱里拉出来。“姑娘,还请多注意一下身体。”

许小小一脸懵逼,她才刚钻进车里,怎么就结束了?跟节目组吩咐的不一样啊!这群演的钱赚得好轻松哦!

还有,为什么要她注意身体?剧本上没这句话啊!

《谁是通灵王》的导演简亦道坐在幕后,双臂环抱,眉间皱纹都能夹死苍蝇了。

每名选手有十分钟时间,可乐祈年只花了一分钟。要是人人都像他这么干,那他们节目还录不录了?

这个乐祈年究竟在搞什么鬼?明明是投资方送过来的艺人,连最基本的演技都没有吗?

“简导,怎么办?”身旁的助理问。

简亦道抓住麦克风,对主持人褚规道:“老褚,想办法拖个十分钟左右。”

褚规的心情越发烦躁。乐祈年知不知道他能上《谁是通灵王》,还能被保送过关,并不是因为他有什么真本事,全靠背后金主撒钱?

他身为成名已久的主持人,都要循规蹈矩地按照编导的意思来,这个乐祈年算哪根葱,居然这么无法无天?

导演说要拖延时间,褚规眼珠一转,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

“真让人刮目相看啊!”褚规挤出虚伪的笑容,“但是小乐啊,我说句实话,你这么简单就找出了正确的车,很难不让人怀疑是巧合。”

“那么主持人以为该如何是好?”乐祈年就知道他不按剧本演,一定不可能被轻饶。

“我看,不如再考验你一次?”

乐祈年不慌不忙,反问:“其他选手也考验了第二次吗?还是说,只有贫道得到了‘特殊对待’?”

“你第一次已经找对了,按照规则,你已经过关了。第二次考验不过是为了展示你的实力而已。即使你没找对,也不影响你最终的成绩。”褚规满脸堆笑,“我想你也不愿意被人说是运气好才过关吧?待会儿我们随机抽选另外一位观察员和另外一辆车。要是这回你还能找对,想必质疑你的人就心服口服了!”

褚规转向镜头:“观众朋友们,你们说好不好?觉得好,就把1打在公屏上!”

导演简亦道愣了,他说的“拖延时间”,指的是让褚规和乐祈年聊个几分钟的天,褚规理解到哪儿去了?

不过,这样也不错,还能和观众互动,增加节目的人气。

他立刻指示工作人员立刻在直播间中开设投票。

结果显而易见,选择“1.再考验一次”的观众远远占了上风。

【如果他第二次还能找对,我就去倒立吃键盘!】

【这样会不会有点不公平?如果后面的选手也找对了,是不是也要考验第二次?】

“结果已经出来了,小乐。看来观众们都很希望你再次大显身手啊!”褚规笑得得意。

毕竟是投资方塞进来的关系户,不能在第一期就淘汰他。但是褚规可以想方设法让他出丑。

第一次节目组事先安排了托儿,他才能蒙对。第二次可是真真正正的随机抽签。那小子只会被打回原形!

乐祈年却大大松了口气。

他还以为主持人要出什么偏难怪的考题来刁难他呢,原来还是找出藏了人的车啊。

这不比第一次考验轻松得多?

第一次他还得按照剧本演戏,第二次连演都不用演了,直接回答正确答案即可。

这么简单,莫非主持人看在他背后投资方的面子上,故意放水?

工作人员将乐祈年带回等候室,让摄影棚那边准备第二次抽签。导播也将镜头切到了观察员休息室,让观众旁观抽签流程。

乐祈年一下场,唐雨诚就抓住青年的胳膊,将其拽到角落里。

“你怎么不按照剧本演啊?!”他用只有他们俩才能听见的声音说,“现在可好,他们要随机抽签了。三十辆车啊!只有一辆藏了人!你打算怎么办!”

乐祈年用理所当然的语气说:“即兴发挥啊!”

唐雨诚眼前一黑,差点儿晕过去。今后带乐祈年跑通告,他得自备速效救心丸!

另一边,观察员休息室中,也有一个人需要速效救心丸。

许小小刚一下场,就觉得心脏有些不舒服。

她患有心绞痛,但很少发作。不过安全起见,还是会随身携带药物。

刚才躺在后备箱中时,她就隐隐约约觉得胸口有些不舒服。原本以为是后备箱中太过憋闷,但现在她确定了,这是发作的前兆!

“帮个忙,把我的包递过来……”她脸色苍白,对工作人员说。

立刻有人把包递给她。她找出硝酸甘油,含进嘴里。工作人员见势不妙,立刻将她搀扶下去。

休息室中的女主持人急忙救场:“刚刚那位女士身体不舒服,我们已经拨打120了,谢谢观众朋友们的关心。我们的直播将继续进行下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