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03章 璃玉(1 / 2)

加入书签

牧云归出来狩猎自然带齐了武器, 她的腰上就有一柄匕首。牧云归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手按在匕首柄上,颇为犹豫:“你想干什么?”

“啰嗦。”江少辞伸长胳膊, 手指按在牧云归的手背上,铮的一声带着牧云归抽出匕首。他的手指修长温暖, 指腹处还带着微微的薄茧,他不知道按了牧云归哪个穴位, 牧云归手腕不自觉放松,匕首从她掌心脱落。而江少辞的手极快,都不等牧云归看清就已经接住了匕首。狭长的匕首在他指间翻了几圈,他反手握紧, 用力刺入血阳蛇骨缝。

血阳蛇的头已是血肉模糊,鳞片外翻, 血肉里还有不少碎骨头。但匕首在江少辞手中如长了眼睛一般, 流利地划破护鳞,剖开蛇骨。蛇的眼眶黑洞洞的,仅剩的一只眼珠幽绿浑浊,里面爆满了血丝, 正一动不动盯着江少辞。但江少辞毫不在意, 手下动作没有一点犹豫。

牧云归看看自己处理的蛇鳞,再看看江少辞的, 顿觉心情复杂。江少辞解剖尸体的手法,熟练的让人害怕。

江少辞紧紧盯着刀尖, 眼神专注。牧云归自从冰块中唤醒江少辞以来, 少见他露出这么认真的神色。他这副样子和平日那个恣意妄为的少年判若两人,牧云归看着竟有些出神。

尖细的匕首尖在一摊血红里撬了一下,随即, 刀尖处出现一颗棕绿色的晶石。江少辞手指拈住那颗晶石,拿在手心,在阳光下轻轻转了一圈。

那颗绿晶石晶莹剔透,放在太阳下璀璨夺目,熠熠生辉。然而漂亮的晶石之下却是一双血红的手,江少辞的手指白皙匀称,此刻染满了鲜血,血痕顺着他的指缝蜿蜒滑落,看起来有种血腥的美感。

牧云归的视线不知道该放在晶石上还是该放在他的手上。牧云归愣了一会,才反应过来,说:“这只血阳蛇才三级,就能结出这么大的魔晶,难得。”

江少辞挑眉,偏头瞥牧云归:“这叫魔晶?”

“嗯。”牧云归点头,“魔兽以魔气修炼,身体里会结魔晶,但二级魔兽很少见成型的魔晶,三级魔兽就要多一些。不过岛上少有人能杀三级魔兽,我也只是听说过。”

江少辞盯着魔晶若有所思,这里面的能量可精纯多了,纯度比得上中品灵石。牧云归似乎看穿了他的心思,不得不提醒道:“这个不能吃。魔晶看着虽然漂亮,但里面全是魔气,且对修士有害,连做装饰品都不成。”

江少辞轻嗤了一声,他起身,手指间不紧不慢转着匕首,悠然朝海岸走去:“但凡能量,就没有不能用的。”

牧云归听到这些话不对,连忙追上去:“你想做什么?魔气会侵蚀灵气,接触的久了,甚至会走火入魔。”

“我知道。”江少辞掌心平摊,匕首飞快在他手心打了个旋,他朝牧云归身侧探去,都不等牧云归反应,就已经将匕首掷入薄薄的刀鞘中。牧云归本能护住腰,然而江少辞直起身,随意拍了拍手,漫不经心说道:“把匕首洗干净,换下一个地方吧。”

牧云归警惕地看着他,欲言又止。匕首鞘紧贴着她的腰放置,江少辞突然靠这么近,委实有些尴尬。但他又一脸无辜,仿佛这些事再正常不过。牧云归哽了一会,默默宽慰自己,算了,他脑子不好,连生活常识都净说胡话,自然不懂男女之防。

牧云归暗暗忍了,她见江少辞还往前走,无奈,叫住他道:“你要去哪儿?”

江少辞回头,以一脸“你是傻子吗”的表情看着她:“去杀下一只魔兽啊。”

牧云归指着海滩上那一堆尸体,颇为无语:“血阳蛇还在后面呢,杀了魔兽却不处理,等一会你拿什么换积分?”

江少辞愣住,反射性问:“你不会袖里乾坤?”

牧云归平静地注视着他,一句话没说,转身回去了。江少辞慢慢反应过来,这好像又是一个高阶法术。

他不情不愿地跟在后面,自己喃喃:“没有袖里乾坤,难道连芥子空间也没有吗?”

牧云归懒得搭理他。江少辞这些话,无异于一个挣扎在温饱线的孩子扯着家长的袖子问,你为什么不用金银珠宝换吃的。

是牧云归不想吗?

牧云归知道指望不上江少辞,便自己挽起袖子,把血阳蛇身上能兑换积分的东西都剔出来。江少辞看着牧云归扔出来一截蛇骨,皱眉:“就属这节骨头最硬,你怎么扔出来了?”

“上面魔气太多了,不能用。”牧云归将剩下没有那么坚硬但没有被魔气浸透的骨头拢在一起,轻声说,“领事堂很挑剔的,品相不好的不收,魔气太重的不收,就这些恐怕还要被他们压价。”

江少辞看了看,眉尖轻轻挑起。放在曾经的修仙界,修为越高的妖兽内丹、骨头、血液越值钱,这群人倒好,将力量最纯粹的部分视为垃圾,反而高价收次品。不知道该说他们奸还是蠢。

江少辞拿了魔晶,如今又心安理得拿了魔蛇身上最值钱的骨头。牧云归瞥见他的动作,忙里抽闲问:“那些不能卖,你收这些做什么?”

江少辞轻笑一声,并不言语。值不值钱,可不由岛上这些蠢货说了算。

因为没有空间法器,他们两人仅猎了两只魔兽就不得不返回。他们去领事堂兑换了积分,然后搭船回家。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