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1章 炸楼进行时(万字求月票)(1 / 2)

加入书签

赔罪了,有点晚。

明天应该就恢复正常,上午9点到10点,下午4点到5点的更新了。

杨晓一走,哥仨也赶紧回家拿东西。

齐磊和唐奕的琴和效果器还好说,就是吴宁那套架子鼓不太好弄。

雇了一辆人力“倒骑驴”才拉走,赶在晚自习前弄到了学校。

门卫大爷听说是大合唱伴奏的,格外开恩地让人力车进到主楼门口,省了哥仨不少力气。

而杨晓比他们还要快一点,已经在主楼门前等了,身后还站着张新宇和方冰。

两人一左一右,一个人抱着键盘箱子,一人个拎着架子,像哼哈二将一样被杨晓抓了苦力。

“体室锁着门呢,杨老师还没来,咋办?”

杨晓来了有一会儿了,也去过音体办公室找人开门。可是,老师们都不在,所以只能在这儿等。

齐磊想都没想,“先搬上四楼,扔体室门外再找人。”

于是,六个人分了两趟,才把东西搬上四楼,中间还碰到了财伟。

财大公子一看,这哥仨,还有不知道从哪儿蹦出来的杨晓,又是鼓,又是琴盒子的,“你们这是?”

齐磊和他斗嘴已经斗出习惯了,顺嘴就答,“没办法,多才多艺呗!”

财伟又无语了,“你就非得和我杠一下是吧?有意思吗?”

齐磊贱笑,“有意思啊!上高三多累啊,帮你调剂一下。怎么还不知好歹呢?”

财伟,“那谢谢你了,真用不着!”

懒得和齐磊拌嘴,又问了一遍,“到底怎么回事啊?”

齐磊点到即止,没事儿和财伟比着“凡尔赛”是一种乐趣,但要真的像财伟说的,咱俩二中见,一较高下......

啊呸,闲的啊?

收起不正经,大概说了一下合唱队伴奏了事。

财伟听罢,这四个要给国庆汇演伴奏,吃惊的同时,也把目光飘向唐小奕和吴宁。

好吧,这事儿可不是你们坐田埂子上拿个四六和弦就能唬弄小姑娘。

杨晓的水平不说了,肯定够用。

齐磊...勉强吧!

但是,唐奕和吴宁,以财伟的“专业”的眼光来看,差了点意思。

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依旧是对着唐奕、吴宁,“真那么想上台吗?到时侯,聚光灯一照,台下上千双眼睛看着,一般人扛不住的。”

哥仨一听,就知道他话里有话。

唐奕一下就不乐意了,老子行不行用得着你管啊?

刚要发难,却是齐磊抢先一步,赶苍蝇似的挥手,“行了你,没完了呢?伟哥,你的问题吧,不光是找老伴儿了。”

财伟脸一黑,特么的,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吧?而且是一下提两壶。

伟哥...找老伴儿...

只闻齐磊继续道:“你现在特像一个老干部。”

财伟:“......”

三个了!!

而齐磊见财伟吃瘪,也是心中冷笑,让你嘴欠,怼死你!

他其实知道财伟什么意思,除非是杨晓这种大赛型选手,往那儿一站就是舞台架子。普通人上台,就没有不紧张的,十分实力能发挥出六七分就顶天了。

好吧,有的人考个驾照都能紧张到晕过去,站在教室里回答个问题都吭哧瘪肚的磕磕巴巴紧张不流畅,更别说上台了。

每年合唱队都有那种台下练的挺好,上了台就张不开嘴的。更何况,还不是在人堆里随大流儿,而是单独占据舞台一角的伴奏。

唐奕和吴宁本来水平就业余,到时就更容易紧张了。

财政也没什么坏心思,就是成熟惯了,想的比别人多。其实就是老干部心态,喜欢指点一下。

他觉得这可能不是什么好事儿,好心提醒。

可自己兄弟是什么样儿,齐磊是最清楚不过,你让唐奕和吴宁怯场?开什么玩笑?

胆大着呢!给他俩个台阶,啥不敢干?

但是,问题就在于这话不能说的。

就像你临近高考,老师家长肯定不叨叨,“你数学不好,到时候多用点心。”

有的事儿就怕念叨,不说就不琢磨了,你一说,反而心里膈应,不是问题也成问题了。

“用你的功去吧,老干部!”

把财伟弄的挺尴尬,无语一笑,“那行,不说了,行吧?”

没走,反而跟着众人上了四楼。

齐磊更不乐意了,“你还想干啥?”

结果,财伟来了句,“谁让咱是学生会的呢?就当助人为乐了。”

好吧,齐磊哪知道,体室有一个小隔间是广播室,就是课间操放伴奏,午休和晚休放运动会进行曲的地方。

财伟作为学生会长,广播站也归他管。所以,他有钥匙。

这货一边开门,一边念叨:“唉,进不去门也挺可怜的,以德抱怨吧,谁让哥人品好呢?”

齐磊:“......”

他娘的!你就非得找补是吧?

回回都是,和财伟你来我往,算是互有胜负。

比如,在车棚那天,齐磊就输了。

今天...平手吧!

......

财伟把体室的门打开,眼看就要打预备铃了,“就不帮你们搬了,别乱动东西,我先撤了。”

说完,朝齐磊胜利地挥了挥手,潇洒转身,“不用谢,反正你也没啥礼貌!”

把齐磊气的啊,这孙子也不是啥好人!

暗骂,你等着的,早晚把你这老干部,找老伴儿,还有嘴欠的的性子,都给你板过来。!

不!老子特么的还等什么“早晚”,就得现世报才爽,追着财伟就下了四楼。

财伟在八班,刚进教室,心里还挺美,我又赢了,好爽!

结果,门口突然蹿出一头齐磊,支着门框子,朝已经坐满人的高三八班吼了一句。

“伟哥!!谢谢啊!”

财伟:“......”

全体高三八班众:“......”

等财伟绿着眼珠子回身的时候,齐磊已经跑没影儿。

伟哥再看鸦雀无声的八班,伟哥更绿了。

伟哥恶狠狠地威胁,“谁特么敢叫伟哥,我弄死他!”

有的人惊若寒蝉,一缩脑袋。

可有的人,是很单纯的啊,对财伟发问:“伟哥?啥叫伟哥啊?”

“为什么不能叫伟哥呢?”

“我觉得伟哥还不错吧?你说呢,伟哥?”

“伟哥,你脸色不太好,怎么了伟哥?”

“伟哥,你萎了吗?”

“说话呀,伟哥。”

哈哈哈哈!!八班登时就炸了。

毕竟这年月不知道蓝色小药丸儿的大有人在,可是知道“伟哥”的也不在少数。

曹晓曦笑疯了,指着财伟,“你说你惹谁不好,惹我家石头!”

财伟想死。

你家石头?你家石头我还省心了呢!要不,你把他抬走?

八班的牲口们则是抓住了曹晓曦的话柄,发现这个“石头”不太简单啊,和财伟、曹晓曦都关系匪浅。

有人上前打听,才知道原来只是个叫齐磊的高一新生。

好吧,至少现在,齐磊在二中还远算不上名人。

新闻和夏令营的事,也和绝大多数学生没关系。就算知道,也顶多多看两眼,更别说不知道了。

而伟哥也没心思搭理曹晓曦,满脑子都是:这个充满歧视性的名字,在二中也捂不住了吗?

正纠结着,班主任李艳红杀了进来。

一见这场面,登时板着一张脸,“笑什么笑?闹什么闹?什么时候了不知道吗?还有心闹?”

八班一肃,全都低头没了气息。

伟哥在李艳红面前也得夹着尾巴做人,灰溜溜的回座位了。

李艳红一吼震八方,还不解气,抓起黑板擦,砰砰地砸着黑板右上角的倒记时。

“还有280.....”

突然发现不对,唰唰两下,把280擦掉,写下了一个279。

“距离高考:279天!”

“只剩279天了!给我抓点紧吧,小祖宗们!!成败在此一举,懂不懂!?拼命的时候到了,懂不懂!?”

八班上下鸦雀无声,只剩李艳红的咆哮,整个教室都是一股肃杀之气。

连一向开朗的曹晓曦都收起笑容,严肃地闷头做题。

这就是高三!

从开学第一天开始,不管你想不想上大学,整体氛围就是这般的压抑紧张,所有人那根弦就是绷紧的,持续时间一年。

有的人坚持到了最后,褪了一层皮;有的人几乎被这种气氛逼疯,却还是要跟着惯性往前走。

而且,苦逼的可不仅仅是八班。

齐磊从八班那离开,在六班门前又碰到了李玟玟。

才几天不见,差没认出来,憨憨姐已经不复从前的精致。

穿了件宽大的长款大T恤,一直盖到膝盖,露着半截大白腿,还穿了双拖鞋。

更夸张的是,那条引以为傲的高马尾,已经盘成了个丸子。

要知道,这年月还不流行丸子头,这种发型都叫老太太疙瘩阄儿,只有老年人才这么梳头呢!

大大的黑眼圈儿,油油的脸,端着个贴满美女少战士贴纸的保温杯,萎靡地正要进教室。

看到齐磊,也不像以前那么咋呼了,半死不活地来了句,“咋跑这儿来了?”

齐磊有点无语,“才开学十一天啊!你咋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儿的?”

“唉!”憨憨姐一垮,面露苦涩:“高一高二放羊来着,高三就吃力呗!”

李憨憨说的是实话,她高一高二确实没怎么好好学,现在遭报应了。

很吃力,也比别人要付出更多的努力,还不见得有什么成效,这让干劲儿十足的李憨憨有点吃不消了。

趁着老师还没来,李憨憨干脆就靠在门外,一副没骨头的架势。

“石头,老娘反悔了,我特么的咸鱼当的好好的,抽什么筋儿,装什么大尾巴狼啊?”

她是真的有点动摇了,早知道努力会这么辛苦,那还努力干什么?

眼神有点发直,说出一句:“高三就是地狱....”

“从十八层爬出去的...”

“都是恶鬼!”

齐磊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说,“可是只要你爬出来,就是天使了呀!”

憨憨姐皱眉看向齐磊,这次却没上当,一脸幽怨,“老娘不爬也是天使来的!”

这回齐磊沉默了好久。

现在,什么坚持、奋斗、自我价值体现的漂亮话都是苍白的。

最后,感觉还是说点什么吧,“李玟玟,我觉得你不像半途而废的人,加油吧!就一年。”

李玟玟直勾勾地愣了半天,突然烦躁地跺脚,“可是,真的很辛苦啊!”

正好,高三六班的老师已经过来了,憨憨姐咬着牙直起腰。

“行了,你走吧!”临进教室又停了下来,“要是挺不住,别瞧不起我。”

她已经萌生了退意了。

齐磊默默地挥手道别,有点有力无处使的感觉,怎么给李憨憨加把劲儿呢?

......

回到四楼体室,唐奕、吴宁,还有杨晓,已经把阵势都摆开了,正在广播室里研究新鲜玩意。

好吧,别看哥仨儿在二中呆了三年,可是有的地方是真的没来过,比如广播室。

这里对于唐奕和吴宁来说,绝对新鲜。

只可惜,不会用,否则唐小奕非得接上吉他,来一段广播版的德国战车,一定比外面的大音箱还带劲。

此时,杨老师还没来,齐磊让方冰和张新宇先回去。

结果,两人还不乐意走。

方冰是不知道班头儿、杨晓和吴宁还有这一手。

张新宇倒是知道,可惜从白河子回来,也就是杨晓天天去哥仨这边练琴之后,他就没去过齐磊家,也没见他们玩过电琴。

只能说,这东西新鲜的很,光他们几个在那调音就贼有范儿,两人都想留下来看热闹。

可是再一想,边儿上就是正副校长的办公室,逃课跑这儿来,挺瘆人的。

最终还是放弃了,不过,说到一会下课再过来。

最后,体室就剩他们四个,百无聊赖,唐奕和吴宁不插电不出动静地在那儿练着鼓和琴。

其实,两人表面上没啥,但是,财伟那孙子的话还是往心里去了的。本来没琢磨,现在一想,反而心虚。

他俩确实就是业余的,心咋就那大呢?敢接伴奏的活?万一要是上台搞砸了......

哦去啊!越想越没脸儿,越想越心里发沉,只能靠练琴练鼓在那儿给自己壮胆儿。

齐磊和杨晓都看在眼里,可是这玩意没法说,越说越往心里去,更紧张了。

一会儿正式开干的时候,挑个简单,平时练得多的曲子捋一遍,自己就缓过来了。

就这样,第一节自习过了已经有二十多分钟了,才见一个五十多岁的男老师背手进了体室。

哥仨不熟,但是知道这是二中另外一个音乐老师,姓马。

还听过一点关于这个老师的传闻,据说早年间是教“劳动手工”课的。后来初高中取消了劳动课,这老头儿自学了竖笛,还有五线谱,摇身一变就成音乐老师了。

咋说呢?挺扯的!但是,音乐课本来就不受重视,就那么回事儿吧!

四个人赶紧叫人,“马老师!”

就见马老师皱着眉头,里里外外转了一圈儿,最后语调有几分责备:“怎么进来的?”

四人一愣,怎么了?进来还有毛病了?

齐磊答道:“学生会给开的门,他们不是有钥匙吗?”

马老师眉头皱的更深,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杨老师和曹老师回来了,老马也去而复返。

一起来的,还有另外两个音乐老师,还有章南、董校长,以及教导处主任。

要说,学校对国庆汇演还是比较重视的,已经连着输给实验中学好几年了,突然冒出一个学生乐队也挺意外,看到了赢的希望。

所以,这会儿都过来亲自把把关。

齐磊没当回事儿,虽然丈母娘也来了,但是也就那么回事儿,看得开。

可是,唐奕和吴宁就不行了,本来就有点紧张,又进来这么一屋子人,心里更发慌。

一众人等也不废话,就是杨老师鼓励性地说了句,“挺像那么回事儿的,随便来一段吧!挑拿手的来。”

结果,齐磊蹦出一句,“两只老虎行吗?”

噗!!大伙儿都笑了。

章南还瞪了齐磊一眼,就没个正经的。

倒是那个马老师说了句,“行啊!你们要是觉得就是两只老虎的水平,我们也没意见。”

齐磊:“......”

敏锐地发觉,这老师的话里有杀气。

回头和杨晓他们商量,“来哪段儿?”

杨晓想了想,最后考虑到唐奕和吴宁,“光辉岁月?”

“行!”

这个是哥仨最熟的之一。

然而,齐磊没想到,就是这段最熟的,竟然也出了问题。

......

唐奕和吴宁还是太嫩,自己在家瞎玩还行,真到正式场合,又心里发虚,很难不出错。

吴宁上来就乱拍了,唐奕一听不对,也特么不会弹了,一个高音炸出来,差点把四个都带跑偏。

虽然杨晓很有大将之风地赶紧空出一只手帮吴宁和唐奕找节奏打拍子,又给带回来了,可是,开始那段儿就没法听。

后面还算可以,可是吴宁和唐奕心已经彻底乱了。吴宁不是漏点儿,就是抢拍;唐奕不是合不上,就是错和弦。

虽然都是小毛病。可是,整首曲子只能用稀碎来形容。

那边别说几个专业的音乐老师,几个校领导都听出有点不是味儿。

一曲终了,唐奕脸都白了,真丢人了!!

看向老师那边,唐奕蹦出一句,“我不是这水平,紧张了。”

唐小奕有点不甘心的,“老师,我们能重来一遍吗?

却是那个姓马的老师脸色阴的吓人,回了一句,“上台了,你也说紧张了!?”

一下就把唐小奕怼没话了。

那个马老师还没说完,看向杨老师,“这就是你们推荐上来的?太儿戏了,我坚决不同意!要是演砸了,那就不是露脸,而是丢人!!”

杨老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无语地看着齐磊,心里也不痛快,“齐磊,你们...唉!”

杨老师这一叹,唐奕更急了,“杨老师,你再给我们一次机会!!”

那个马老师道:“上台,就只有一次机会!”

吴宁也急了:“怪我怪我,一开始我溜号来着,要不...”

他们和杨老师、曹老师熟,吴宁用求助的小眼神几乎哀求着杨老师。

杨老师心软,本来想再给他们一次机会。

还是那个马老师,可能觉得学生已经开口了,不给一次机会不太合适,“可以!可以给!”

说着话,拿出钥匙,在墙角的件柜里翻出四份曲谱。

“来,你们试试这个。”

四人一看,黄河大合唱!!

唐奕和吴宁脸都绿了,这特么的!故意刁难啊?

这曲子不难,可是他们平时谁练这玩意啊?根本就不会。

而且,唐奕和吴宁还不懂五线谱。

他俩能勉强看懂吉他的六线谱,五线谱是真的不会。

让杨晓和齐磊照着谱子弹,倒是没啥问题。

杨晓毕竟功底在那,什么都伸手就来。齐磊从小和齐爸学的,吉他谱和五线谱都没问题。

但是,他俩不行啊,看五线谱就跟看天书没区别。

眼见那两个话多的小子脸黑,那个马老师缓缓冷笑,“这就是合唱汇演的曲目,你们不行吗?”

唐奕一咬牙,“我们可以慢慢学!”

马老师再笑,“还有半个多月就汇演,慢慢学?怎么慢慢学?你能保证上台之后不像刚刚那样出错吗?”

唐奕:“我能!!”

马老师,“可我不相信你!你的水平很一般,没法做出这样的保证。”

说完,不理已经脸色通红的唐奕,回身对校领导道:“几位领导,我们宁可不出这个彩,也不能冒这个险,我的建议是以稳为主。”

“......”

“......”

几位校领导一直没说话,其实是不想介入音乐教研组的内部分歧。

是个人都看得出来,这个马老师有些过于激动了,甚至可以说把工作上的不如意引申到了学生中间。

之所以如此,是他有求稳的心态,毕竟岁数大了,没事儿就是好事儿。

再过两年就退休了,又何必为了争一个荣誉而冒这么大风险呢?可以不露这个脸,但却丢不起这个人。

而年轻老师不这么想,有这么个机会,在合唱队前面摆一个自己学校的乐队,即便不是他们教出来的,那也是他们的学生不是?

只可惜,齐磊你们也不争气啊!

此时,马老师把话头引到了校领导这边,教导处主任也好,老董也罢,都有点微微皱眉。

老马有点过了,你们教研组内部的分歧,不应该把矛头对准学生,这成什么事儿了?有辱师表。

对学生这么咄咄逼人,更显得你没风度。

却是章南,眉头也皱眉的紧紧的,直视老马半晌,突然笑了,谁也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么。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