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四百八十五章 被迫显圣(6.5k为2000月票加更)(1 / 2)

加入书签

稍等十分钟,么!

一条巨大的白色蛇骨斜挂在悬崖边,闪烁着幽寒恐怖的惨白光芒。

边缘处的一片礁石上,一男一女正并肩站立着。

女的一身白衣,容貌娇艳,即便一言不发,一下未动都让人感到气质不凡。

男的却是笼罩在一层缓缓旋转的血雾之内,看不清容貌。

“邪尊,万杀陨落了。”

待一片大浪拍过,娇艳女子终于忍不住的轻声说道。

她的嗓音极其沙哑,和亮丽的外表尤为不符。

“万杀不尊人道,迟早有这么一天。”

血雾微微波动了一下,接着,传出一道不带感情的冰冷之音。

“可万杀一死,眼下窦瀚海又与我们貌合神离,妾身怕正道趁虚而入。”

娇艳女子的话里隐隐藏着一丝忧色。

“正邪何必分的那么清,共存是因为互相需要。”

血雾中的人回复的十分平静,稍一停顿,又道:“本座在的一天,他们就不敢乱来。”

“邪尊独抗内海四宗,神通盖世。”

娇艳女子深以为然的点点头,接着话锋一变的道:“但万杀白死的话,我双城邪修的威名恐将一落千丈。”

“万杀究竟死在妖皇还是人族的手里,暂无法确定。不过,无相阵宗的前辈不是下令禁止金丹厮杀吗?你把万杀陨落的消息传出去,让他们去查。”

血雾人影轻轻一笑,吩咐道:“狂枭岛你先接手,炎儿结丹后直接交给他即可。”

“是,邪尊。”

娇艳女子没有犹豫,恭敬的应道。

“你待着不走,是不是想问本座打算何时结婴?”

突然,血雾中伸出了一道由鲜血汇聚的大手,在女子身上不断游走。

“妾身不敢。”

娇艳女子心头一凛,闭上了颤抖的双眼。

“你们考虑的太简单了,以为元婴初期就可以定鼎当下的局势?”

血雾嗤声一笑,眼眸望向海域尽头,悠悠的道:“本座还在等一名道友的好消息,他结婴了,我才能结。”

话音一落,血雾的形态便急剧一变,化作一片血雨融入了那条巨大的白色蛇骨里。

“妾身告退。”

娇艳女子暗暗松了口气,跟着遁光往西部天际飞去。

……

十数天后,陈平在一方名为“渡鲸海”的海域上空极速飞驰。

渡鲸海,远离双城的偏僻海域。

距离天兽岛也足足隔了七万多里。

此处的灵气相对匮乏,历来不受高阶修士的青睐。

所以,整片海域中,最强的势力只是一个普通的元丹家族。

继续飞行了小半日,见到一座荒芜的小岛后,陈平缓缓降落了下来。

此岛长约八十里,岛上火山群遍布,喷发的火浪层层叠叠,几乎掩盖了一切的事物。

这里的火灵气较其他地方密集了数成。

当然,由普通火山衍生的火灵气,对突破瓶颈而言,只有一丝一缕的帮助罢了。

不过,能在海域辽阔的汪洋内,寻到一处小宝地,也令陈平心满意足了。

神识一扫,全岛的情况顿时了然于胸。

此时,火山岛上倒还有一批人族生灵。

一名筑基初期的中年女修,正带领几名练气修士穿梭于火山之间,斩杀着一种火蛾妖。

那群人的袖口上均刻着“吕”字,一看便知是同一个家族之人。

随意扫了一眼后,陈平没有理会,悄无声息的降临岛东之巅。

这里是岩浆喷袭最为狂暴的区域,一般筑基修士深入都吃力万分。

划地二十里布下两座三级阵法,陈平又潜入火山腹心,开辟了一间宽敞的密室。

放出所剩无几的三阶傀儡守护在侧,陈平寻思一会,又把翅恶王召到外界,命其藏匿于周遭。

但凡有靠近者,不论人族、妖族一概杀无赦。

准备充足后,陈平盘腿坐在苦桐天莲上,额头点着渡业鬼木。

不出意外,这座不起眼的火山小岛就是他选定的结丹之地。

通常来说,有家族、宗门依靠的修士,在渡劫时一般会返回势力,求一个安稳。

可陈平从未有过类似的打算。

盯着他机缘的金丹修士不少,陈家又太弱小。

若暴露了行踪引得金丹杀来,陈向文等人还不够一合之敌。

远不如偷偷摸摸地结丹。

何况法力关、神识关、心魔关虽然恐怖,但不会产生浩瀚的外显异象。

等最终的六重雷劫降临,就无关紧要了。

普通法修兴许害怕在雷劫下身受重伤,被寻觅到此的修士捡了便宜。

但陈平已修成金丹肉身,区区六重雷劫,最多只能给他带来微乎其微的伤势。

届时,若真有心怀不轨的修士,刚好方便他一锅端了。

……

目光一凝后,陈平从怀里摸出两个储物戒,一大一小。

皆是澹台堰的宝物。

体型稍大一圈的橙黄之物,是顶级储物戒,空间较高级储物戒宽阔了数倍。

顶级储物戒的价格虽非遥不可及,可十分稀少,一般是金丹真人的标志。

陈平前后斩获无数,还是第一次得到品质顶级的储物戒。

满怀期待的将两枚戒子往半空一抛,一团灵火喷出,开始化解印记。

几日一过,只听“啪”“啪”两声连响,陈平缓缓睁开了双眼。

同时,他嘴里还在小声的嘀咕什么。

仔细一听,却是反复念叨着“三转离陨丹”、“星象精露”、“澹台道友莫让我失望”等短词。

然而,在神识进入储物戒中一扫后,陈平脸上始终没有再露出惊喜的表情。

结丹前夕,他还想着解开澹台堰的储物戒,只有一个原因。

如果能发现一件破阶秘宝,也不枉他浪费时间了。

可惜,事实是残酷的。

澹台堰手里并没有剩余的破阶之物。

陈平索然无味的把储物戒收了起来,暂时懒得清点了。

盘腿内视,他的心神沉入了丹田。

在丹田外围,漂浮着一张水蓝色泽的薄膜。

约巴掌大小,其上灵光点点,透着一股难以名状的玄异。

此乃沈绾绾体内度来的玄阴之气。

只要将其炼化,就可凭空多出数载的功力。

……

“比我预估的快一些。”

十个月后,陈平收功结束。

惑心体的玄阴已被他融入了体内,化作了一丝丝精纯的法力。

一颗拇指大小的丹丸,从他心脏部位,蔓延出一丝丝细密的散絮,如同一条条细线,延伸至体内各处。

这些细线中蕴含的气息精纯无比,和陈平本身的火灵力格格不入。

天然的分成了两派,互不相容的同时,又和平共处。

而灵体玄阴之所以能提供半成的概率,就是因为此处的玄妙。

冲破阻碍时,这些细线能给他提供巨大的助力。

当然,惑心体是顶级灵体,换做宫灵珊那种普通灵体的元阴,就没有这般大的用处了。

闭目养神片刻,陈平一挥袖,马不停蹄地开始吞噬拍卖会中拿下的两枚火元之力。

……

元丹境的法力积累,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按理而言,在不破入下一个大境界之前,法力量上会存在着一个顶峰。

但说起来容易,但哪怕是修炼天品功法的天灵根修士,也不可能于短短几十载内把法力推进巅峰之境。

更别提陈平这样用庞大资源堆积的修士。

仅论法力量这一方面,他离顶峰还差之甚远。

或许再修炼百余年,才能勉强达到那一境界。

陈平显然不准备继续磨下去了。

既然量不够,就以质补充。

连续八枚的火元之灵,令他一身法力的精纯度达到了一个堪称恐怖的地步。

这等底蕴,元婴真传都不一定具备。

因为五行之灵太过于少见、珍贵。

而且下至练气、上至元婴,皆是此物的受益范围。

普通修士想从虎口抢夺,委实太难。

像他的道侣沈绾绾,身份修为不算低了,迄今为止也才收集了一枚水元之灵而已。

哪怕是殷仙仪,亦不过炼化了五枚木元之灵。

金珠空间的神奇,让跟脚薄弱的陈平有了常人无与伦比的优势。

再者,服用星象精露也是增加法力质量的途径之一。

事关金丹,陈平可不会省着不用。

接下来的两月,他全身心的投入修炼,将自身的法力进一步压缩凝结。

由于前世的经验,突破前的准备事项,基本是轻车熟路了。

……

这夜。

狂风大作,阵阵哔哔雨水倾倒而下,雷霆霹雳划过长空,把小岛瞬间照亮。

天明,观了一夜雨景的陈平默默回到了密室。

心中已无魔,金丹得证时!

周边的区域,空空如也。

仅仅漂浮着四种宝物。

一百二十枚上品火灵石,星象精露,涤尘护心丹以及一盏时间沙漏。

一股巨力盘出,瞬间碾碎了所有的火灵石。

浩瀚的火属性灵气呼啸一卷,充斥在小小的密室里,几乎凝成了实质!

“来了。”

陈平轻轻一笑,顺势叩响了法力关的瓶颈。

神识遍布周身,掌控着身体每一条经脉的变化。

跟着,他当即调动全身法力,从体内的灵穴中,往丹田汇聚而去。

元丹修士炼成的法力已然是和岩浆般的液态。

法力关最重要的目的,是将液态法力进一步压缩凝炼,使其产生神韵。

这神韵听起来难以理解,其实同丹药的丹纹一样,从普通跨入优质。

而陈平与金丹修士的较量中,法术神通经常会被一拍即散,其中一方面的原因,便是少了一丝神韵。

“轰”

“轰”

短短几息,体内就变成了一处战场。

磅礴无匹的法力,如河流入海一般倒灌丹田。

无处不在的火灵力绽放出骄阳色的光泽,不断地融汇于丹田急速旋转。

渐渐聚集为一滴滴纯红色的小珠。

这些灵力看似庞大,却远远不够。

陈平没有迟疑,手掌一按,密室里的火灵气吸入经脉。

在九变焰灵诀的疯狂运转下,统统化为了精纯的法力。

接着,他二话不说的服用了星象精露。

药力发挥的很快。

下一息,陈平就感到五脏六腑开始有一团灵火在越烧越旺,但神魂却又冰凉无比,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冷热感受。

这就是星象精露的奇效。

不仅能化为强大的法力,还可使修士意识清明,不至于迷失在复杂的突破过程之中。

暖流四散后,陈平浑身生出了异常舒泰的感觉。

此时,丹田附近的红色小珠已越来越多,密密麻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