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四十章你搁这卡bug呢(1 / 2)

加入书签

尽管有些不舒服自己被随意指挥,但塞蕾尼凯知道现在并不是她可以闹别扭的时候。

只是略有些不爽的“啧”了一声后,塞蕾尼凯便又一次抬起了自己持有令咒的右手。

‘只是可惜了,没有听到想听的东西’

尽管是这么想着,但对于塞蕾尼凯来说,见到厄尔克斯向她跪下已经相当不错了。

“以令咒之名——”

就在这时,塞蕾尼凯突然产生了用双重令咒强迫厄尔克斯屈服的念头,但很快她便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她并不是没有头脑的人,现在的黑方能够杀死厄尔克斯的人,估计就只有身为御主的他了……虽然主动解除契约的话,以对方也无法存在多久,但显然无论是达尼克还是弗拉德三世都不想冒这个风险。

“自杀吧,Rider!”

厄尔克斯的身体再一次动了起来,出乎塞蕾尼凯预料的,这一次的命令居然没有受到之前那么大的阻挡。

‘呵,是因为过于羞耻所以自觉无颜继续存在下去了吗’

这样的猜测仅在塞蕾尼凯看到厄尔克斯眼睛之前存在。在那双如同地狱业火般熊熊燃烧的瞳孔中,塞蕾尼凯只感觉到了莫名的恐惧,久违的阴霾再一次笼罩上了塞蕾尼凯。

没来由的恐惧让塞蕾尼凯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似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失态般,借助着令咒红光的照映,塞蕾尼凯又一次重复了命令。

“立刻自杀,马上!”

原本跪俯在地上的黑Rider缓缓站起了身,在塞蕾尼凯惊恐的注视下他缓缓而僵硬地抬起了自己的手,在厄尔克斯的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握住了标枪。

风压在淡金色的枪尖上汇聚,伴随着主人的动作向着毫不设防的身体刺去。被强化了的标枪轻易撕开了厄尔克斯的皮肤,风压在进入厄尔克斯身体的一瞬间被引爆,化作肆虐的风暴将厄尔克斯体内的身体节构撕裂搅碎。

塞蕾尼凯有些发愣地看着这一切,她与厄尔克斯之间的联系已经伴随着令咒的耗尽彻底消失,从这一刻起塞蕾尼凯就不再是黑Rider的御主了。

“回去吧,塞蕾尼凯。”

达尼克的眉头稍微舒展开了一些,显然黑Rider的存在也给了他不小的压力——一开始时只觉得这是一个不错的同盟,可越相处到后面达尼克就越难不去思考,如何才能解决掉黑Rider。

毕竟,尤格多米雷亚内容也并不是铁板一块。

但直到达尼克走出去几步,他才注意到拉德德三世还没有跟上来。

“领王?”

他有些疑惑地回过头,但突然间他的瞳孔猛地收缩。

本以为已经死亡了的黑Rider厄尔克斯,拖着致命的贯穿伤再一次站了起来。

是战斗续行之类的技能?

而在达尼克身边,塞蕾尼凯似是想到了什么般脸色开始变得苍白起来。

“塞蕾尼凯,你??”

“达尼克!走!”拉德德三世操控着血桩向着刚刚才站起身来的厄尔克斯刺去,但即便是已经被撕扯开的伤口却仍无法被凡人君王的血桩伤害。

事情有些麻烦了。

“把Archer也叫过来!”

“死!”

仅是拉德德三世交代工作的时间,厄尔克斯便已经出现在了拉德德三世的近前,交杂着风压的一拳结实地砸在了拉德德三世的脑袋上。

护身的血桩仅是为拉德德三世争取了短暂的反应时间,在身体做出反应之前拉德德三世已经从马背上被砸了下去,但不等第二拳来临,黑saber便先一步出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