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美文同人 > 静女如珠 > 第五十八章

第五十八章(1 / 2)

崔玉珠从满满的羞耻感中走了出来,摇摇头道:“何须劳你替我上药,外面不是许多个侍女么?你叫一个来不就行了。”

朱景明问出那话时,心里隐隐的有些期待与渴望,可被她拒绝,也在他的意料之中,不算失望。

方才也是鬼使神差,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了,一点也不像他,幸好她没怪罪。

他应了她一声,便转身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果真进来一个婢女来伺候她上药。

这些个婢女规矩极好,头不高抬,眼不斜视,走路轻慢,动作轻柔。且不该看的不看,不该说的不说。

崔玉珠本想从她嘴上问些话,可惜答非所问,一句有用的也问不出来。本就身上不舒服,如此一来,心里更是存了一些气。

事到如今,她竟成了对他一无所知的那一个!

他以前说他是山中猎户,可又有仆从围绕,先是出手阔绰地送了她一对名贵的耳饰,今日如何?那满城的烟花放了足足有一盏茶的时间!

那是烟花吗?那分明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这是猎户能做得到的吗?便是她崔家也不可能有这种手笔……这怎么不自相矛盾?

问他姓名家住何处也不愿意吐露,到底为何不肯说?

崔玉珠喃喃自语:是不肯说,还是不敢说?

她心道:莫不是他家中已有妻室……

这么一想,整个人便似被一盆冰水浇了一样,脸色苍白,颤颤发抖。

可再转念一想,他说过再等他一年半载,他会来娶她的……所以,他应该只是有些话不便说,并不是存心要瞒着她,更不可能有妻室。

崔玉珠镇定下来,最终硬生生将此种不靠谱的猜测抛在脑后。

……

待她将身上整理好,画舫恰时停靠岸边。她虽用了药,可惜一时半会也没办法消了红疹,朱景明只好依言给她寻了一顶帏帽戴上。

帏帽的白纱轻如薄翼,风若吹过,仍可隐约见了面容,崔玉珠里面又覆了一层面纱,生怕自己丑陋面容被人瞧见了。

可她将自己的脸遮了个严严实实,身上却无。那腰身绰约,弱柳盈盈,又添了薄纱覆住,反倒像周身有层烟雾,飘飘若飞。且更添神秘,让人有一种想一探究竟之意。

朱景明见她如此郑重,心里哭笑不得。他心道果然女子都一般爱美,大晚上的那点红疹子谁能看得清。

话虽如此,她说什么,他也照办。

只是不巧,他刚扶她下了画舫,两人便被早早等着的朱桑柔堵了个正着。

朱桑柔两手叉腰,娇喝一声:“四哥!你不是说你有要事在身吗,原来这就是你的要紧事!”

朱景明心里咯噔一下,瞥了一眼呆住的崔玉珠,心里暗道糟糕。他干咳一声,忙给对边的朱子玄使眼色,让他快些拉走她。

朱子玄啪的一声将折扇收了,悠哉悠哉道:“小妹有话好好说,莫要冤枉了兄长?”

这朱子玄劝也不好好劝,眼神里全是戏谑,明摆着要看好戏。

“我都亲眼看到了还能有何误会?哼,他现在宁可与其他女子游玩,也不愿带我了!”

崔玉珠听这两人的话头,应该是他的家里人才对,便隔着轻纱看去。只见女的娇俏,男的优雅,身上穿戴皆非凡品,尤其是这姑娘头上的那把凤头簪,就不是寻常人戴得的。

所以她四哥……到底是何人?

她在观察对方,对方也在打量她。

朱桑柔:遮遮掩掩的,隔了一层又一层,不是丑得吓人,便是见不得光!

朱子玄:这女子绝非寻常姿色,没想到兄长喜欢这样弱不禁风的女子,这下有趣了。

最新小说: 初恋大佬软又甜 我不是凋零者 重生之开挂女法医 演员没有假期 金融神豪 神算萌妻超凶萌 孤城重启 快穿之山海为盟 盗墓从听雷开始打卡 魔法始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