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1 / 2)

正出神间,楼下传来一阵喧哗,且还有一些碎响。

陈子尧率先起身,道:“我去看看。”

出门后他拦了个伙计问,才得知了来龙去脉。

原来是武安侯府小公子要将整个步月楼包下来,让掌柜的清场,掌柜的不愿,那人便要砸了这酒楼。

为何不愿?

他这酒楼又不只单单做他一个人的生意,且步月楼常有达官贵人前来,没道理得罪那么多贵人。

有道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武安侯小公子也是个无法无天的,使了十来个奴仆便在楼下打砸桌椅,楼下的客人早就做鸟兽散,掌柜的正拍着大腿痛哭呢。

“别砸了,别砸了……有话好好说…”

若在平时大可不管,可眼下楼上有位贵人,若闹到楼上冒犯到了,万死莫辞。

“住手!”

陈子尧喝了一声,可惜声音被噼里啪啦的打砸声淹没。

“表哥。”

是崔玉瑾的声音。

陈子尧刚转过头,只觉得眼一花,一个身影闪了过去。

正是江轶。

只见他落地后从一名奴仆手里夺过一根棍子便开始加入混乱局面,以一人单挑多人。

那嚣张的公子见此大骂,“这是哪里来的多管闲事的?!给爷打死!打死!”

江轶眼神似乎有些兴奋,且不知为何,他下手并没用几成力气,只是将他们挨个放倒,等他们爬起来后,再一棍将其打倒。

一点也不像多管闲事,更像是来找乐趣的。

崔玉瑾见他下去,也几步翻下楼加入战局,一脚便踢翻了一个。

江轶指了指那武安侯小公子旁边的大汉,冲崔玉瑾道:“这是我的,不许抢。”

崔玉瑾哈哈一笑,“好!”

……他居然被预订了!

那大汉见这二人如神兵将临,本来心里怵,在听到这话时也来了血性,整个人快气疯了。

他见崔玉瑾不备,愤愤地抄起一把大刀就冲过去。

只是刚大步走了两步,“噗、噗!”那额头被什么东西重重一击,整个人往后倒退了几步,再一摸,额头已流了满脸的鲜血。

大汉感觉一阵眩晕,再看地上,则散着几颗带血的花生米。

他脚步踉跄两步,忙抓着刀柄以刀作拐撑住了,闭着眼睛怒喝:“哪个狗娘养的暗箭伤人?滚出来!”

狗娘养的。。

陈子尧呼吸一滞,那所谓的暗器似乎是……

这下,诛九族的罪名都有了。

上官歏听到这种话,太阳穴上青筋暴起,耳边传来朱景明不咸不淡的声音:“打死勿论。”

“……”上官歏隐含怒气一步一步走下楼,他方才本就饮了许多酒,现在脸红红的,周身又似笼罩了一团黑气,整个人如地底下走上来的阎魔王般吓人。

那公子也有些慌了,忙自报家门:“你是何人?知道我是谁吗?我爹是武安侯!我姐姐是魏王侧妃!”

魏王算个屁!

便是魏王在这,上官歏也不看在眼里,更何况还是魏王什么侧妃的弟弟?

那公子原先见了他也想不起来是哪一位,只觉得很面熟,待近一点看才忽想起来,他吓得脸色苍白,倒退两步,磕磕绊绊地说:“上……上官……”

最新小说: 咸鱼跟班被F4盯上后[穿书] 小雪山 据说日柱大人是火神 穿进年代文 我能变为诡秘魔怪 最强式神佐助君 斗罗之浪涛沙海 回国后,偏执小男友疯了 人生只剩100天 回家当了首领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