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三十四章(2 / 2)

加入书签

陈南英注意到她虽是笑着的,但双眼已有些迷离,便问:“妹妹是喝醉了吧?”

几人一起看向崔玉珠,崔玉珠暗暗掐了一下自己,稍拉回着神志,“叫你们见笑了,我不胜酒力,只半杯就要倒下了。”

另一旁的崔玉瑾知道她的酒量,忙问道,“娘,我妹妹还好吗?”

陈子尧也将目光投向那道帘子,帘子乃竹片穿的帘子,坐这边能将那边看个大概。他透过缝隙,只见崔玉珠脸染了胭脂红,比平时美艳三分。

崔二夫人道:“她是个知礼的,便是吃醉了也是规规矩矩的,我先叫她院子里的春草扶她回去休息。”

崔玉瑾早已起身,道:“我来送妹妹回去。”

“那玉珠先随哥哥去了。”

陈子尧便见崔玉珠随着崔玉瑾出了屋子。她背影纤弱,身姿袅袅,走动间犹如风中摆柳,美不胜收。

崔玉珠虽有些醉意,但强撑着也能正经走几步,待出了屋子便整个挂在崔玉瑾身上了。

她小声撒娇:“哥哥你来背我,我眼睛快睁不开了……”

崔玉瑾忍俊不禁,“我还道你酒量有点长进了,看来还是我太高估你。”

说着微蹲下身,崔玉珠便趴在他身上由他背着。

崔玉瑾背着她掂了掂,道:“听说你最近有多吃,确实有长些重量,也算不白吃。我本来还担心,若哪一天来阵大风就把你刮走了。”

崔玉珠迷迷糊糊只听他说了“白吃”,便道:“你才白痴。”

“我没说你白痴,我说你没白吃。”

崔玉珠嘟囔道:“你白痴……”

崔玉瑾无语,心道:我跟醉酒的人说个什么劲。

恰好有了机会,他便问向前面掌灯的春草,“春草,我有一事问你。你家姑娘脸上怎么回事,好端端的为何摔了?可不准蒙我。”

这事春草忍了一整天,都快恨不得主动昭告天下了,如何还会蒙他,便添油加醋将陈南英推她的事说了。

起初,崔玉瑾并不信,他摇摇头道:“许是一时力道没掌好,不能说她是故意的。”

“奴婢当时也不在院子里,是姑娘说的,当时奴婢一听到动静立马就跑出来了,确实看到表姑娘站在那里也不过来扶起我们姑娘。”

“遇到这事一时吓到了也不一定,南英不过十几岁的小姑娘,我不信她有什么坏心思。还有,她也是我妹妹,我没有亲眼看见,便不该怀疑她。”

他都这么说了,春草也只好闭嘴,只待寻了机会再去夫人那边再告一下。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