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二十章(2 / 2)

加入书签

崔玉珠闻言将话本子放下,惊讶不已:“这么快?不是说过两天才到么?”

“听说是走了水路,脚程快了几天。”

“呀!”崔玉珠忙道:“快帮我换身衣服,不能失了礼数。”

春草忙去屋外叫了夏雨给她打水来重新梳洗一番,又叫秋叶帮她寻了身亮堂的衣物,自己拿了钥匙去小库房将常戴的那些首饰取来。

不到半个时辰,崔玉珠便收拾一新往前面待客走去。

崔二夫人陈氏娘家在苏州,哥哥任苏州知府,已是好几年没见了,此番见到娘家的人也是心中热切。

“嫂子,你们一路辛苦了,来京后便在这安心住段时间。”

张氏与她坐在一处,笑着点头,“尧儿此番为四月的武试而来,如今才二月份,少不得要叨扰些日子。”

“都是自家人,说这些客套话做甚。”崔二夫人将目光转投至站在一旁的女孩,眼睛一亮,“这便是南英了吧?”

陈南英乖巧地过来与她见礼,“姑母安康,正是南英。”

“几年不见,南英已出落得如此亭亭玉立,姑母都快认不出来了。”崔二夫人忙让桂嬷嬷将见面礼取来,正是一对玉镯。

崔二夫人拉过她的手给她套上,“好孩子,这是姑母送你的。”

陈南英又乖乖道了谢。

崔二夫人又仔细将她打量了一遍,真是越看越喜欢,忍不住将她拉过来再看。

“以往你父亲给我来信,信中说你在苏州有些才名,还给我寄了一本你写的诗集,我看了心里还不敢相信,那竟是你写的。”

陈南英笑道:“是父亲谬赞了,南英只不过读了几本书,又做了几首登不得大雅之堂的诗,哪里算得了什么。”

“好孩子,不骄不躁,比你妹妹强多了。”

陈南英至今未见崔家表妹,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笑笑不语。

张氏道:“你可别夸她了,南英再好,哪里比得上玉珠。”

说着,众人见一女孩袅袅走来。陈南英见她如墨长发拢着随云髻,鬓边只随意簪着一朵海棠花,再无头饰。再看那一张脸,出尘绝世,若远远看着,自有一股不食烟火气,一点不似凡人。

女孩似乎见到人多有些羞怯,略垂首屈膝一福,“见过舅母……”

声音又软又轻,加上那一抹不胜美感的娇羞,真是让人看呆了去。

这便是崔玉珠了。

陈南英的父亲身为知府,乃一州之长,她自己更是在苏州才名远扬,自小少不了夸赞。她原以为自己已经足够优秀,所以听到别人的赞美永远只是谦虚,谦虚再谦虚。

却不想,上京之行让她大开眼界,便是她那名不见经传的表妹竟也出落得如此的仙姿玉貌。

如此想着,陈南英心里便有些不是滋味。

“见过表姐。”

陈南英发着呆,竟忘了做出反应。

崔玉珠见她没反应,疑惑地问:“表姐莫不是忘了玉珠了?”说着,又眉头一颦,“也难怪,上次见面已经是五年前了。”

陈南英回过神来,忙道:“呃,嗯……表妹记得我,我怎么会忘了表妹,那时你来我家我们还曾一起睡呢!”

“是呢。”

崔玉珠这才笑了,这一笑正好落进了陈子尧的眼里,怦然心动。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