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十九章(1 / 2)

加入书签

崔玉珠偷偷出去了大半日,回来后发现除了春草以外,竟无人发觉。

故而看守的婆子见敲门的是她后,着实受了不小的惊吓。当然,在她的恐吓利诱之下,也不敢将此事告知她母亲,这事就这么过了。

不得不说,她选择出门的时间颇为巧妙,晌午饭后正是人犯困的时间,那时看守的多有松懈,才给了她可乘之机。

便是依她以往午睡的习惯,差不多也能睡一个时辰。

春草也是一个时辰后要去叫醒她才发现她不在了的,崔玉珠自然是留了字条,尽管如此,见到她回来后,春草仍是哭得稀里哗啦。

“姑娘,你可算回来了……吓死奴婢了!”春草是真的怕,若崔玉珠有个好歹,第一个殃及的就是她。

“您一去就去这么久,夫人方才还差人过来问呢,奴婢便说您心情不好,一个人待屋里不见人,幸好您回来了,不然奴婢可怎么跟夫人交代呀?”

崔玉珠也有些心虚,她低声道:“春儿,难为你了。你知道的,我实在放心不下慕青,但娘亲又不允我出门,我也是万般无奈才出此下策。”

“您若真想出去,好歹带上奴婢,不然奴婢真的是放心不下。”

“你放心好了,再无下例。”

“嗯。”春草擦擦眼泪,“对了,卫国公家的薛姑娘给你送了东西过来,您现在要看吗?”

薛芳菲?

崔玉珠不记得与她有约,想来也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便摇摇头,“先沐浴再说。”

等吃了饭,洗了澡,临睡前崔玉珠才想起这茬,忙唤了春草。

“薛芳菲送了什么东西要给我?”

春草答:“是个木盒子,奴婢没打开看。”

崔玉珠心道:薛芳菲送了个木盒来做甚,别是送错人了。

“拿过来我瞧瞧罢。”

盒子一上手,崔玉珠便觉得沉沉的,再细看,这盒子表面金光闪闪,触手丝滑,如丝如缎一般有金丝浮现。

盒子上面还刻着蝶戏莲花图,雕工精细,闻着还有一股清淡的香味。

这盒子莫不是金心楠木的?

崔玉珠心里咯噔一下,心道:薛芳菲送我何物,竟用如此贵重的盒子来装?

须知这金心楠木非皇家宗室不得有,普通人家难得一见,便是像她崔家这般书香世家也只有几件从祖上传下来的珍藏着。

她卫国公府这么大方,就这般将这金疙瘩随手送人了?

崔玉珠耐不住好奇心将盒子打开,里面竟然装着一个白瓷瓶,另还有一张字条,一个荷包。

她将折着的字条打开,里面龙飞凤舞地写着一行字:此药名无忧,睡前服下,可保一夜安眠。

薛芳菲送她药做什么?

崔玉珠眨眨眼,脑子有一瞬间的短路,突然她想到了什么,随即喊了一声“呀!”后站起来。

莫非,这不是薛芳菲送的?是他假借卫国公之女薛芳菲送的?此处的“他”自然就是那个心心念念的恩人了。

春草见她又惊又喜的模样,忙问:“姑娘,怎么了?”

想明白后,崔玉珠高兴得抱着盒子原地转了两圈,意识到春草还在,才变回矜持模样。

她摇摇头,抬眸微笑道:“没什么。”

将春草打发出去后,崔玉珠又将装在盒子里的荷包打开,里面竟是一副做工上等的紫晶流苏耳坠,她将耳坠对着光看,便见紫水晶在光下流光溢彩,灵气逼人。

好漂亮!

崔玉珠将耳坠放手心里欣赏了片刻,终是忍不住戴上在镜子前看了个够。

只是一时猜不透他送耳坠给她的用意,总不能是她送了个玉坠给他,他便还她一个吧?

这副坠子材质手艺均是上上等,岂是猎户买得起的?

先不提这个,光那盒子的价值得百金吧?

也许……

崔玉珠心中有了个大概的猜测。

他不是猎户。

……

次日,东宫。

一太子属官道:“太子殿下,秦王已经出发了。”

太子摆摆手,叹了口气:“没人拦得住他,孤早就料到了。”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