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1 / 2)

崔玉珠走着走着,便走到一处假山,听到有人在说话。

她本想过去瞧一瞧,结果后背鬼魅一般贴上一个人,嘴巴也被一张大手捂住了。

“唔……”

崔玉珠被拉进了一个假山洞里,唔唔唔的死命挣扎。

“知道害怕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崔玉珠一愣,放弃了挣扎。

男子松开她,淡淡地说:“就该这样吓吓你,到别人家里也敢这般乱跑,也不怕这条小命就葬送了。”

朱景明发现每次遇到她,都挺让人操心的。一个女孩子,尤其是如此柔弱的女孩子,居然敢这样在诺大的候府里乱跑,方才若不是他,指定就被欺负了去。

崔玉珠方才因害怕而飙出来的泪珠还挂在脸颊,她闻言转过身,果然看到熟悉的面具脸。

确认过眼神,是他。

她呆呆地看着他,嘴唇轻颤,“恩人……”

“不要再叫我恩人,我听得不舒服。”

崔玉珠向他侧身一福,轻声道:“可我思来想去,叫四哥终究有些不庄重,不如你将名字告知于我,我们以名字相称。”

朱景明道:“那你直接叫我张三吧。”

崔玉珠疑惑道:“张三?”

朱景明淡淡地说:“李四也行。”

好嘛,她就说怎么有人叫张三的。。原来还是不肯告诉她真名。

崔玉珠暗自咬牙,强颜道:“李……四哥。”

“方才那个无赖是谁?”

崔玉珠“啊”了一声,恍然道:“方才那石头是你扔的?”

“嗯。”

“那人是我大伯母的娘家侄子,我也不知他怎么也在这里,方才若不是你……”崔玉珠说着眨巴了几滴泪下来,边拭眼角边说,“先前你几番救我,加上这次,我实在无以为报。”

她声音本就酥软,又加在他面前添了几分刻意,更是细声细气的。

“既然知道无以为报便老老实实待在家里,你这张脸还是少出门为妙。”

崔玉珠微微抬起半张脸,似略有不解,“我的脸怎么了?”

她是故意的。

朱景明静静地盯着这张出尘绝世的脸默然不语,半晌才转开眼,“没什么。”

所谓各花入各眼,崔玉珠正巧长在朱景明的审美之上,换个丑一点的,谁对你一救再救。

“回去吧,省的你家人找不见你要急了。”

“嗯,那我先回了,估计娘亲正寻我呢。”崔玉珠又侧身一福,刚走了几步便身子一个不稳,“呀”地一声歪倒在一块石头上。

朱景明见此,忙扶她起来,温声问道:“你怎么了,可是不舒服?”

崔玉珠摇摇头,“自小就有的毛病,不算什么。”

说着笑笑故作坚强,非要挣扎着起来,刚走一步便一个无力倚倒在他怀里。

也是她脸白如玉,倒是看不出什么端倪,朱景明不疑有他,连忙将她搂住靠在他身上。

崔玉珠头靠在他的臂弯,手抓着他袖子,有气无力地说:“我腰间系了一个荷包,里面有糖,你帮我解下来可好?”

她柔柔地靠着他,本就腰细,这般倚着更似那风中弱柳,惹人堪怜。

朱景明闻言便去寻她所说的荷包,里面果真有糖,便取了一颗要给她。

崔玉珠闭着眼,不接。

朱景明无法,只好亲手喂了一颗给她,崔玉珠微微张嘴便将那颗糖含了进去,还在他的目光下,伸出半寸丁香小舌舔了舔嘴唇,

倒真勾人得紧。

朱景明盯着那唇看了又看,过了一会儿才问:“可好些了?”

崔玉珠睁开眼,似有好转:“嗯……”

崔玉珠往上看他一直戴着那脸谱,连下巴也看不到,看着实在碍眼,便忍不住猜测他此行用意。

不是客人,偷偷摸摸的……总不是坏人吧?不可能,以他一言一行,绝不可能是作奸犯科之人。

或许,只是不想被认出来而已。

崔玉珠自己站好,道:“多谢……四哥,我还有一事相托。”

“何事?”

“自从回来后,我每到半夜里睡着睡着总会觉得喘不过气来,然后就突然吓醒了,后面就再难以入睡。”

他眉头一紧,直言道:“许是有了落水的阴影,这是心病,只能靠你自己去克服。”

最新小说: 据说日柱大人是火神 回家当了首领之后 我能变为诡秘魔怪 回国后,偏执小男友疯了 最强式神佐助君 人生只剩100天 斗罗之浪涛沙海 小雪山 穿进年代文 咸鱼跟班被F4盯上后[穿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