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1 / 2)

次日,明月过来请辞,崔玉珠送了她好些金银,并取了一篮子糕点给她。明月推辞不受,只取了那篮糕点道谢。

“也不是平白给你,只望你替我转达些话与他。下个月便是上巳节,等祭祀后我在北坡桃花林处等他,不见不散。”

明月微愣,表情复杂。表面上她是个普通的丫鬟,实际上她是一名护卫,是清风的师妹,秦王不喜欢女子近身,所以她并没贴身保护的资格。而眼前女子,似乎对秦王一无所知,只是少女怀春,满满对爱情的憧憬。

却活成了她想要的样子。

明月低下头,恭敬道:“奴婢知道了,一定转达。”

“多谢。”

第一次约男子见面,不羞是不可能的,但不争取的话这辈子都会留下遗憾的,看着明月离去的背影,崔玉珠心里的心情很微妙,有点忐忑,又隐含期待。

许是遭了场大难,崔玉珠的食欲比先前好了很多,也不太挑食了,毕竟她是连蛇羹野果都吃过的人。

见她要吃,崔二夫人忙叫厨房多炖了些补血益气的补汤让她喝,将她的伤也养得差不多了。这几顿吃的一次比一次精细,让崔玉珠也动了想学厨的心思。

若让他也吃上我做的饭食……

好羞!两人还没如何便想为他洗手做羹,我好不知羞!嘤嘤嘤……

………

另一边,明月回去复命,顺道将崔玉珠的话转达到。

朱景明听了倒没什么表情,淡淡道:“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上巳那日,他是要主持祭祀礼的,哪有闲工夫去见她。但若不跟她说个清楚,她那性子,指定能哭个几日几夜,实在为难。

朱景明将这些琐事抛在脑后,专心研究起从钟山寻来的书,他已将八宝玲珑盒那一页仔细研究个透,并画出了平面图。

这盒子只有三次解锁机会,第一次他不知道误解了一次,现在剩两次。若再解不开,便会锁死,刀剑不进,水火不侵,成一块石头。

如若真这样,他便再也得不到盒子里的东西了,故而朱景明不轻易尝试,只把盒子藏于书房暗格之中。

………

到了与颜慕青约好出门这日,崔玉瑾得知她要出门,便想与她同行,反倒崔玉珠赶他。

“我与慕青在一起玩,你不要跟来了。”

崔玉瑾无奈,只吩咐她多带几个婆子,遇到人多的时候也能护着她。

崔玉珠长了教训自然应允,她如今不敢独自一人去哪里,最少都要把春草带上的。

颜慕青要定亲了,大房的庶姐也许了人家,婚期比她还近,这次出来添置首饰,颜慕青也把她带上了。

颜慕青的姐姐颜婉君是庶出,大她们两岁,崔玉珠也认识她,以前也一起玩过几次,所以见到她时,崔玉珠并不奇怪。

“慕青,婉君姐姐。”

颜婉君笑着与她打了招呼:“妹妹。”

“你们来得早,可有看中的?”崔玉珠道。

颜慕青与颜婉君比她早来了一刻,她们先前便约好在这家集翠斋见面,这一家是京城数一数二的首饰楼,掌柜的接待过不少的达官贵妇不知多少。

先前来的这两位是尚书家的小姐,后面来的是老太傅家的,他眼睛识人无数,自然认得哪些是贵人,哪些是闲人。

“崔小娘子好,这些都是本店的新款,最是适合你们这些年轻姑娘,您看看,可有中意的?”

最新小说: 从守藏室之史到太上 东君 还真有这么有原则的系统 我姑奶奶她修仙回来了 守尸人笔记 我舍友变成美少女了 我的大明不是这样的 我全家都带金手指 娇棠 聊斋最强武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