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1 / 2)

崔玉珠马车未到,崔柏夫妇连她的哥哥等人已在门口候着了。

“吁———”马车停下,崔玉珠被扶下车迎了进去。

她先前失踪,许多人都以为她被贼人掳走,崔家才为此报官。如今人被找到,却在外过了两夜,故而少不了有人闲言。

朱景明帮她编的故事是,她思念祖父心切,偷偷改了装扮回了老家,结果盘缠未带足行至清河县又原路回了。

这说辞是说给旁人听的,对父母自然瞒不过,首先她这装扮就怎么也说不过去了,这一身衣服,这披风,分明是男子所有,且尺寸不合。

回了屋内,崔柏便将下人清退,掩住房门。崔玉珠见没有旁人,便再也不忍了,扑在崔二夫人怀里哇哇痛哭。

“妹妹,你这两日去了何处?怎么这身打扮?”崔玉瑾忙问。

“呜呜呜……哥哥……我……娘亲……”崔玉珠哭得稀里哗啦,最后才一五一十跟他们说了,从净莲寺的地道,到遇见崔景明等人。

崔玉瑾大惊,“什么,你竟从悬崖跳下去?然后被猎户所救?”

她点点头,“嗯。”

崔二夫人抹了把眼泪道:“我可怜的女儿,怎么有此大劫,幸好平安回来了。”

“母亲,我这两日天天梦见你,我好想你们……”

崔柏见此眼眶也红了,只是他更关心的是另一件事,“珠珠,你这身衣服是怎么回事,那身上可有……不妥之处?”

说到衣服,崔玉珠愣了一下,朱景明没跟他说这衣服该如何解释,一时之间竟有些心虚。

“女儿身上并无不妥,只是后背受了点轻伤至于这衣服,这衣服是……是别人的,他……我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说的话磕磕绊绊,眼神闪躲,崔柏听得眉头拧得快能夹死蚊子了。

崔二夫人将她护着,哭道:“这是你这个当爹的问的么?你这么问让女儿怎么回答!她这几日提心吊胆,好不容易捡回一条小命,你看看你,问这些做什么……”

“我只是关心女儿,并没有别的意思。”崔柏叹了口气,无奈地垂头坐下。

崔玉瑾道:“娘,要怪就我没照顾好珠珠,让她平白遭罪了一场。”

崔二夫人道:“你也莫自责,事情都过了今后都不许再提此事,若有人问便是珠珠回了老家,再没有其他。”

崔玉瑾道,“这个儿子知道,再没有比妹妹的名声更重要的了。”

她平缓了下心情又对崔玉珠说,“那丫头是随你回来的,卖身契也没在府里,待会儿问问她可愿伺候你,若愿意便放在你的院里,工钱便照着大丫鬟的月钱给。只是不知底细,你自己要长个心眼,莫让她贴身伺候你。”

“哦……”

“娘已吩咐了下人给你煮了一锅艾草水,去去湿气霉气,待会儿娘陪着你。”

“嗯。”

崔玉珠点点头,心里想:还是回家好啊……

……

……

崔玉珠泡了一会儿澡,洗的干干净净的,换上了洁净的睡衣。她趴在床上,让春草与她上药,那药正是朱景明给的那瓶,确有奇效。

崔玉珠再三叮嘱,“将我换下的衣服洗干净收起来,不许扔了知道吗?”

“那衣裳姑娘又穿不了留着干什么?”

“你别多问,我自有用处。”

崔玉珠趴着,享受着来自春草的伺候。她闭上眼睛,回忆着先前朱景明替她上药的情景,忍不住想象着,此刻替她上药的就是他。

温柔,暖和,有点痒痒的,虽然当时有点疼……

最新小说: 斗罗之浪涛沙海 人生只剩100天 穿进年代文 最强式神佐助君 小雪山 咸鱼跟班被F4盯上后[穿书] 回国后,偏执小男友疯了 回家当了首领之后 据说日柱大人是火神 我能变为诡秘魔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