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1 / 2)

元硕十八年,国泰民安。

开春初八,太子携一众贵族子弟前往皇家狩猎场打猎,不慎惊马跌落在地,摔断了一只左腿。治了一个月腿伤好了,却留下终身缺陷,自此无缘帝位。权贵阶层将重新洗牌,让本来就不平静的京城一时风云涌动。

太子行二,是先皇后所出,性格敦厚,八岁那年就被立为储君。外祖父是前任宰相,门生遍地。虽体胖些不被皇帝所喜爱,但一些朝中老臣仍不少是拥立太子的,因为太子是正经的嫡子,自古皇位第一继承人便是立嫡不立长,若不是断了腿,储君之位不好动摇。

崔家是京城的老牌世家,近百年来都有子孙在朝担任要职,崔老太爷是太子太傅,妥妥的太子一党,太子地位稳固时崔家是门庭若市。

可惜崔太傅那个臭脾气得罪了不少人,曾经因政见不和在朝中将许多官员骂了个狗血淋头。现在太子这棵大树就要倒了,崔家便成了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对象,一时间,崔家门可罗雀。

斟酌再三,崔太傅告老还乡,不再理朝中之事,皇帝允奏。

没了崔太傅,崔家在朝任要职的也只剩下崔璋,崔柏两兄弟,崔璋任工部侍郎,崔柏是国子监祭酒,而其余的崔家旁支也有在京中任职,但大部分是一些闲职。

……

崔家大书房,崔家两兄弟起了争执,正是为了当下的储君之争。

“谁不知道吏部,户部,兵部现在已投向秦王,以前父亲得罪过他,我们现在不去示好,难道等他坐上那个位置再去?”说话的正是崔璋。

崔柏不认同道:“大哥,你冷静点,秦王并非小气之人,以前那些他说不准已经忘了,我们何必上赶着去讨这不痛快。”

“你了解秦王为人?”

崔柏语塞。

崔璋语重心长道:“二弟你听说我,现下的情况并不难做选择。圣上就只有七个儿子,三皇子早年夭折暂且不论,大皇子虽占了个长,却只是一个贵嫔所出,母家并无多大靠山,虽封了魏王,但我并不看好。

现上官皇后所出的四皇子秦王和六皇子韩王是除太子外的嫡子,按长幼来说,继任大统非秦王莫属!那五皇子齐王生母卑贱,养母也只是一个昭仪,并无多少背后势力,根本不能对秦王造成任何威胁。

再者,上官家掌了多少年的兵权了,虽然现在无战事,虎符也不在上官鼎手上,可论在军中的威望,谁能比的上他?

七皇子今年才十五,是最受宠的淑妃所出,可惜尚且年幼,我崔家断然不可能将家族兴衰交与一名稚子手中。”

崔柏道:“大哥所说我何尝不知道,只是……”

秦王朱景明风评很好,不好女色,勤俭养德。他是当今圣上第四子,年十八就曾出使闵国,年二十上战场督军,加上上官鼎的关系,在军中威望颇深。

但秦王也不都好,秦王好养兵,同等级王府私兵是三千的规格,而秦王的私人卫队便有八千人,名为黑鹰卫,这一僭越之举被御史参了不止一次,但朝中有的是秦王的人,最后都不了了之。

也是因此事,崔太傅才得罪了秦王,因他曾当着陛下的面暗讽秦王僭越心存不轨。

圣上虽一直有废太子改立秦王的意思,但秦王太过敛权,就连圣上都有所察觉了,加上种种原因,才一直未有行动。

他曾有耳闻,秦王身边有一股不知名的势力,没有人能携带匕首接近秦王三尺之内,若有居心否测之人,最后都会成为尸体,每天都有死人从秦王府的偏门被抬出去。

曾有人大胆猜测,秦王养了一些死士,将秦王护得刀枪不入,想他崔家至今安然无恙,不外乎是等秋后算账罢了。

不能坐以待毙,他们迫切需要与秦王缓和下关系!

“二弟,为兄想了个法子……”

“什么办法?”

“秦王虽已订了卫国公的女儿为秦王妃,但府中并无侧妃,不如将珠珠……”

“不可!”崔柏一百个反对,“我就一个乖女,我是万万舍不得让她去做什么劳什子侧妃的!”

最新小说: 据说日柱大人是火神 小雪山 回国后,偏执小男友疯了 回家当了首领之后 咸鱼跟班被F4盯上后[穿书] 人生只剩100天 最强式神佐助君 我能变为诡秘魔怪 穿进年代文 斗罗之浪涛沙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