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七十八章 打听不到的消息(1 / 2)

加入书签

华静瑶用眼睛瞟着一脸自豪的昭阳长公主,心里一阵酸楚。便宜娘啊,前世害死你女儿的恶人当中,就有这个郑婉啊。

“娘,宫里有个姓孙的嫔妃吧,她现在是什么位份?她好像是郑家的亲戚吧。”话一出口,华静瑶就用手指轻轻弹了弹自己的嘴唇,这话不能这样说,刚刚她还不知道什么郑家呢。

果然,昭阳长公主反问道:“郑家有亲戚在宫里吗?你如何知道的?”

这下子华静瑶懵了,郑家的亲戚也就是咏恩郡主的亲戚,若是连昭阳长公主都不知道,那么……那么就是说要么压根没有回事,要么就是瞒过了所有人。

但是这事是千真万确的啊,不可能没有。

前世这位孙太妃是个很了不起的,是这个后宫里笑到最后的那一个。

四皇子出事后,皇后就一直病着,再后来大皇子死了,皇帝封了赵谦为太子,皇后气怒交加,赵谦登基后,皇后就自请去了慈恩寺。华皇后软禁之后,后宫大小事务便由郑贵妃协助孙太妃主持。

“我不知道这个郑家是不是咏恩郡主那个郑家,只是听人说起过宫里有个姓孙的嫔妃好像是郑家的亲戚,娘,到府有没有一个姓孙的,您知道吗?”华静瑶说道。

“姓孙的……让我想想……”昭阳长公主抬起精致的下巴,若有所思,“有个孙嫔,不知道你说的是不是她,她应该不是咏恩郡主婆家的亲戚吧,至少我没有听说过。”

“除了孙嫔,还有其他姓孙的吗?”华静瑶又问。

“你这孩子,后宫那么多女人,连皇帝自己也认不全,何况是我?这个孙嫔若不是给皇帝挡过一刀,我也不会记得。”昭阳长公主挑了块南瓜糖塞进女儿嘴里。

华静瑶正想说话,嘴巴刚刚张开就被塞进一块糖,她不知道别人家的亲娘是什么样的,至少她眼前这位,恨不能无时无刻往女儿嘴里喂东西。

她三两下把南瓜糖嚼了咽下,正要再次开口,又是一块枣泥糕塞进她的嘴里。

接连两次张嘴都被塞进东西,而且一次比一次塞得满,她如果再不明白,那她就是傻子了。

昭阳长公主分明是不想让她打听孙嫔给皇帝挡刀的事。

算了,下次再问。

华静瑶看一眼面前那摆得满满当当的石桌,只能宣告退堂待审。如果她再问,嘴里还不知道又被塞进什么呢,没见摆了一桌子吗?

两天后,华静瑶带着小狸和史丁,连同小艾,去了折芦巷。

一进巷子,就看到陈举人的宅子里大门敞开,离得老远就能听到牙人的大嗓门:“您看这门窗上的雕花,还有屋里一水的黄花梨,可都是好东西。”

柳氏要租房子了?

华静瑶脑袋里灵光一闪,对史丁说道:“你去问问,这院子是怎么租的,要多少银子。”

和前几回一样,华毓昆还在画白描,华静瑶走过去翻了翻,都是些才子佳人的,一看就是词话本子的插画。

“爹,您认识隆安郡王吗?就是现在这位,叫赵孟瑜的那个?”华静瑶假装随口问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