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

第1483章 后心窝子生疼(1 / 2)

加入书签

谱和匠看了看那把被目暮十三快速接走的手枪,确定是自己的东西没错,又低头看着拿出来的塑料盒子,确定不是自己的东西没错。

“谱和先生……”目暮十三沉默了一下,收好手枪和遥控器,继续看着谱和匠,心里默默猜测谱和匠身上还有没有别的危险物品。

谱和匠浑身打摆子,拿盒子的右手都在发颤,抬头看着池非迟,神色似哭似笑,十分怪异,“池先生这调换东西的手法真是可怕,我居然半点都没有察觉,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调换这些东西吗?”

柯南担忧又同情地看着谱和匠,目光复杂,既担心谱和匠抽过去,也担心谱和匠失去理智、疯狂冲过来攻击池非迟。

不用想,估计他家小伙伴之前也跟谱和先生聊得很愉快。

他已经不止一次地见识过了,池非迟这家伙上一秒跟某人相谈甚欢、差点可以互相引为知己,下一秒让对方知道什么叫‘我只是为了拖住你’的无情,反手背刺玩得十分顺溜。

不知道谱和先生现在是不是感觉后心窝子生疼……

“我想先找你问一下为什么想杀我,顺便也替换一下你身上的危险物品,”池非迟坦白道,“不过柯南没到,没有推理,我贸然问你为什么杀我,你可能也不会承认,所以我进来之后,又觉得可以先听会儿音乐,聊聊天。”

柯南顿时觉得这次池非迟温柔多了,至少表示了一下‘我还是愿意跟你聊天的’,很快又发现不对。

什么叫‘柯南没到,没有推理’?

池非迟这家伙还真把他当推理工具了?

真是的,这家伙自己不会推理吗!

“是吗……”谱和匠低头苦笑一声,弯腰把手里的盒子放到了沙发上,“我还真是失败啊。”

“对不起啊,谱和老弟……”

门口,本来该在会儿了。

见其他人投来注视,堂本一挥叹了口气,解释道,“我在致辞时,看到池先生在长廊上走来走去,之后又看到警官们跑过来,虽然想着一个音乐家不该终止演奏,但不知道为什么,心总是静不下来,所以决定无论怎么样,都要上来看看。”

“你现在来这里做什么?”谱和匠直起身,愤怒走上前,“来看我被抛弃后是怎么失态,还是来看我知道被你愚弄后是如何狼狈?”

“真的很抱歉,谱和老弟,我没有注意到你的心情,”堂本一挥看谱和匠的目光带着痛心,“但我从钢琴界引退,是因为发现你调音有微妙的不对劲,我考虑到你的自尊心,没办法当面指出,我也没法接受自己跟其他调音师合作,所以才会不再弹钢琴……”

谱和匠愣了愣,立刻反驳道,“不可能!我有绝对音感……”

“你是有绝对音感没错,但可能是上了年纪,你的听力也有所衰退,偶尔出现过你无意识把音律调错的情况,”堂本一挥看了看池非迟,神色无奈道,“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想让你别去做池先生的调音师,那点失误绝对瞒不过一个熟悉钢琴的人,更别说一个有绝对音感的人,你只要试过,就绝对会被指出来的,那还不如我直接告诉你,不过在你说继续担任馆长之后,我又觉得瞒着你比较好。”

谱和匠意识到堂本一挥是在维护自己多年调音师的自尊,双手痛苦地揪着头发,“怎、怎么会……不会的……骗人的……”

“如果早知道会这样,我当初就该直接告诉你的,”堂本一挥注视着谱和匠,“真的……很对不起。”

谱和匠抬头盯着堂本一挥,“事到如今,你道歉还有什么用!”

柯南皱了皱眉,刚想开口劝谱和匠别再逃避,就想到旁边传出池非迟语调平静的声音。

“谁对谁错等会儿慢慢说,接下来还有一个曲目,我想听《aazg grace》。”

池非迟在沙发上坐下,抬头看向堂本一挥,“秋庭唱的,可以吗?”

堂本一挥、柯南、灰原哀:“……”

都这个时候了……

目暮十三、佐藤美和子:“……”

突然说这个是不是不太合适?

秋庭怜子:“……”

还想压榨她去表演?而且依旧是这么理所应当,就像是她该去还欠下的债一样!

谱和匠跟着其他人沉默了一会儿,神色缓和下来,抬眼看向堂本一挥,“也对,有的遗憾还是可以消弭的,我最后一次以馆长的身份,希望你能够考虑更换曲目。”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